APH露露露中同人本《赤红》一宣以及预定

本子信息如下:

封面:纯色设计(无人物)

刊名:赤红

原作:黑塔利亚

CP:露露露中  伪加耀加

文手:橙子酒之味

绘图(按图数量顺序):Redland 芋头 悲年 猫馒头 一川

封面:食髓不知味

排版:太阳照在绿墙山

校对:林先生

收录:《赤红》正文

           露中番外  樱桃伏特加 18R(新写的)

    ...

2014-08-27 61 52

深蓝 01

  ※ 本故事只取APH人设,国家文化回溯的揉和给我的印象,加以取材和原创,其它完全架空,与现实国拟无任何关系。

  ※ 入坑谨慎^_^,因为《深蓝》相较《赤红》更复杂残酷,甚至暗黑及成人化。为求生存,王耀也绝对无法保有《赤红》里的心性,以及一对一的忠诚。另外,有百合情节

  ※ 虽然是坚定的露中厨,王耀本人这边肯定只对三露有感情,但要提示一下,喜欢他的人不仅三露。

  ※ CP是:主露露露中+法加+澳耀(小澳单箭头)+春燕x冬妮娅(互攻)+立白+普白。法加有CP洁癖的,也请小心。我写到法加限制时,会特别在题目上注明。


  引①


  尊敬的先生:...


2014-08-11 47 121

  致 ——莫维同学:


  《长夏》


  

“别嘟嘴。”

 “哈?”

 “说了别嘟嘴。”伊万突然摔碗。

 “什么意思?突然发什么火?”王耀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年纪比伊万再大,容忍程度也是有底线的啊。

 “你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什么?”

 “烦死人了。”伊万陡然起身,背对着王耀。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想说的时候伊万自然会说。王耀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沉默地低头吃饭。伊万突然回头:“我很烦恼,你吃饭时这样嘟着嘴说话,我会又忍不住把你按倒在餐桌上……”

一股热意瞬间冲上了脸。王耀手一抖,原本夹在筷子...

2014-07-30 23 49

我爱上你时是看《卡萨布兰卡》。 
在闪烁的灯光下,我们坐在露天影院在后排 
在星光下,爆米花和可口可乐 
可以和香槟和鱼子酱媲美 
我们相爱在漫长、炎热的夏日夜晚里 

我想你爱上我时是在看《卡萨布兰卡》, 
恍惚身临其境牵着手,如在吕克饭店 
我们避开光线 
晃动的月光仍然照在你手臂上 
电影魔力发生在我那辆老式雪佛莱车里 

在《卡萨布兰卡》里一次次的热烈地亲吻 
但是没有你的亲吻就不是真正的亲吻 
快回我身边,进入《卡萨布兰卡》 
我爱你,随着时间流逝与日骤增 

我猜想在《卡萨布兰...

2014-07-29 6 13
2014-07-26 5

赤红(全文完)

       谢谢观看至此,本故事已经全部完结,因为出本的缘故,结局之前有放出来十天,现已设定为私人可见。喜欢的同好,可以留意一下本子情况^し^。


2014-07-22 40 29

赤红 <进攻><安定之心>

“为什么不带他一起回来呢?”伊利亚笑看着弟弟。他右手拿把亮闪的食叉,站在楼道中央端了只盘子吃早餐。

伊万戴上帽子,拎起简单的行李箱,手拿围巾迎面向他走来。

“不理我?就这么走了?真为你担心。”

“让开。”

“怎么?我已经使你厌烦到连说句话的耐心,都没有了?”伊利亚垂眼叉着盘里的熏鳇鱼,似笑非笑,“但身为你的哥哥,我还是要提醒一句:我亲爱的弟弟,你显然被愚蠢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才睡三个小时,你这样赢不了其他选手。”

“多谢关心!”伊万的眼底微微浮现出了嘲讽的笑意。“不如多替自己想想,该怎么应对明天的交际活动。外交部长家的列娜小姐可是仰慕您已久,一直希望嫁入布拉金斯基家族,为您生一串的小伊...

2014-06-30 28 64

UP!UP!拔出剑来,率领军队自桥上碾过,炮火粉碎天空的红月,倾塌!倾塌!旗帜朝着故乡的方向招展,为了生命与荣誉而战!还有我最亲爱的你!


2014-06-28 6 2

赤红 沙中番外 五月的花园

  沙中  五月的花园

  

  他是在夏天被送进疗养院的。

  那时,院里的中国茉莉依旧芬芳,院长夫人的猫总好奇地躲在一堆灌木丛的后面,怯生生地窥视他。他觉得好笑,小东西真可爱。

  他许久没有觉得什么东西可爱了。即便有,那也是放在心里,不会说出来的秘密。

  以前他是指挥官,保持一定的威严形象是自小便练就的职业生存技巧;现在,家族的人必定会惊慌失措,以为他病得更加严重。然而他想,红茶的茶匙柄就很可爱,特别是被他的士官拿在手里时。可是,随着护士每天给他吃不同种类的药,他有点忘记他的士官长什么样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需要花上好长的时间,才能在脑中映出士官的整体形象。

  那是第一次...

2014-06-26 20 61

孤独者之歌

  ※


  露西亚觉得他是一只放在火上的铜壶。


  空气潮湿、不停加热、温度升高,壶里却没有水。火那么旺,烤得他体内干渴,快要氧化出喷涌的铜绿。


  他闭眼迎淋浴喷头伫立,渴望着微凉的、柔和的、平静的、波涛汹涌的,静水深流的——各种形态的水。


  他想象使他着迷的水,从脚趾升腾至头部,从沉毅交融至阴柔的矛盾结合体。


  露西亚想象水就在自己怀里沸腾,唇齿半开,因沉静而愈发显得挑拨人的黑眼晴湿润地瞥着自己,黑得比平时更深,亮得比平时更亮。


  ※


  世界是个精密运转的仪器,他在里面转啊转啊,过早地知道了怎么转,才会成为称职的那一颗螺丝。


  可难...

2014-06-21 23 30

  


2014-06-18 12 6

Drink up baby, stay up all night 干杯宝贝,今夜无眠

With the things you could do 无力的拒绝

You won't but you might 终将走向沉溺

The potential you'll be that you'll never see 几度挣扎,永远徒劳

The promises you'll only make 惟有次次立誓

Drink up with me now 来吧,与我共醉

And forget all about the pressure of days 去忘掉生的苦

Do what I say...

2014-06-13 7

赤红 <奇幻之境>

即使很多年以后,王耀依然记得今夜所历经的绮美梦境。

醉意醺然的他在颠簸中半梦半醒,依稀知道自己似乎穿行在“冷寂仙境”。

天空像是玩心大发的画家故意调错了颜料的画布,阴云在深蓝发暗至寒灰的底色上聚散游移,色彩稀薄之处泻下几道银光,直射向夜奔的他们,照亮远去的路。

马蹄铿铿铿、寒风嗖嗖嗖、树枝沙沙沙。粉雪摇曳,落满王耀的睫毛,凉而厚重。会去哪里呢?他眼睑半开,迷迷糊糊地想。

白色的尽头,依旧还是白色……但王耀并没有任何迷惘或者不安的情绪,反而沉迷于这种未知和静谥的探索中,懒得清醒。

他醉得可不轻,却还是能感觉到后背传来的熟悉热度,另一颗心脏“嘭嘭嘭”地沉着跳动。对方稳且有力的手臂揽在他腰...

2014-06-07 24 65

赤红<诱夺•战斗>

追逐、瞄准、放枪、拾起猎物,王耀与伊利亚配合默契。不到两个时辰,他们的马背上便挂满了山鹬和野兔之类的小型猎物。

“还冷吗?”转过一条冰冻的小溪时,伊利亚突然大声问。

“不。您怎么会认为我冷?”王耀坐在马背上微微喘着气。

伊利亚笑了:“别忘了,我可是紧挨着您坐。刚出发时,您的身体一直在打颤。”

也许不是抗不了严寒,只不过被伊万给气坏了,王耀想。

他没有说话,拽紧皮革制的缰绳,双腿用力地夹住马肚子,驱使继续向前狂奔的坐骑停了下来。“好像跟大家走散了,已经听不见猎枪的声音。”

“没错。”伊利亚慢慢地环视四周一圈。“王耀先生,很不幸,我们迷路了。”

伊利亚就不该不听他的劝阻,执意要追逐那...

2014-05-30 8 92

赤红 <冷淡•贴近>

枝状的巨大水晶灯,即便在白天也都亮着。走廊绘满金线暗纹的墙上,挂了一排18世纪俄罗斯画家的真迹,多数色彩浓重。

俄罗斯特有民族图形的方格暗红织金地毯,顺着脚下一直向前延伸到楼下。这种过度炫耀式的凝重与华丽令王耀不知该如何评价才好。五味杂陈的他居高而立,听到了楼下大厅里传来的断断续续钢琴声,还有小提琴的合奏。

老式壁炉里的火在熊熊燃烧,兄弟俩说着话。他们一个坐在钢琴前,身着黑色衬衫,打领带,衣领与袖口扣得一丝不苟,戴黑框眼镜;一个穿休闲式白衬衣、牛仔裤,倚靠沙发而站,肩上放着小提琴。

一模一样的长相,十分接近的声线,这样看过去实在奇妙至极。王耀继续向下走,耳朵里不可避免地传来他们的交谈。...

2014-05-17 16 52

配沈丛文的《情书》食用,会有奇特的使人笑着落泪的效果。


情书  by沈丛文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

2014-05-16 12 8

赤红 <暗慕>

王耀霍然睁开眼晴,本能地伸手向腿间探去。

没……有。他松了一口气。

只是一场梦?

空气中的冷冽气息包围侵袭过来,被子里却是温暖干爽的触感,他的身体瞬间寒毛竖立,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伸手盖住眼睛,他重新躺回去,一动不动地回忆起荒缪的梦境。

梦里的臆想对象应该是……伊万?

残留在身体里的虚浮和发软感又浮升上来,这使得王耀十分的不适应。

他马上就三十岁了,不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可这副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记得伊万梦中隔着棉布衬衫与他相触的肌肉触感,还有他那只会点火的手,揉捏自己贲起的腿间引发的绝顶激情。而现在,王耀只不过是想一想,胸口便抑制不住地一阵酥麻。这是成年男人的正常欲望。但...

2014-05-10 7 47
2014-05-08 9 18

Lir 提问:

我是里尔啊哭哭哭QWQ

橙子酒之味 回答:

你想要的,我满足你哦,小天使,噗哧。

其实我也超级好奇。

2014-05-05 2 2

赤红 <兄弟><黑甜梦境>

下午两点,王耀不起眼地站在人群中,等待灵柩和伊万的来到。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伊万的舅舅之前会说,伊万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

等待下葬的家族墓地早已被记者们团团包围。

布拉金斯基家族虽然聘请了不少安保,担心出事的警察也在墓地外面巡逻,一排排持枪站着抽烟,无奈也阻止不了长炮般的摄影机不间断的镜头啪闪。

布拉金斯基家族的女士们都身着镶皮毛的黑色长大衣,戴翻顶的黑帽子,其中属娜塔莎最为出色。她今天把所有头发都挽了起来,塞进垂罩黑色网纱的昵帽里,气质庄冷傲慢,十足的大小姐派头。男士们则站在墓边交谈、抽雪茄。他们都身材高大,无一不是白金头发,品位较女士更粗犷招摇,衣间不时可见硕大的金表与钻石戒指...

2014-05-05 19 61

谢谢啊!我转了再看XD

荼蘼花开:

我摸到手机啦!!! 

@橙子酒之味 来你看你的赤红给我的脑洞!!!QQQAAAQQQ第四张改版之后找出来是蓝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啦!!而且把“滥”写成“溢”纯属我语死早QQQAAAQQQ就是这种感觉的摸鱼。蠢得要死的画还要往loft上发我就是太帅了!!

and那个文中的“成年的伊利亚=滥交魔王”我总觉得更像是写露西亚的?总之字丑且有错字真的抱歉QQQAAAQQQ我知道橙子你不会介意的www

2014-05-03 12

赤红 <平行线><回溯><晚到的祭奠><滥交魔王>

<平行线>


“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亚瑟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又摸了摸王耀的额头。

“你想说我满脸菜色?黄种人就是这样。”王耀笑了笑,继续填写物品交接表格。

“怎么会突然想休长假?”亚瑟并不是喜欢探听朋友隐私的人,可他有点隐隐为王耀担心。见王耀只是笑笑便垂下了目光,亚瑟端起绘有蜻蜓与玫瑰的瓷杯,掩饰地喝了一口红茶。

“王湾说你十几岁就开始养家了,从没休过长假。最厉害的时候,边念书边一天做三份兼职。”

“看来暑假请你们回家吃饭,是错误的决定。什么时候变的跟小女生一样喜欢八卦?”

“啧,王湾不是对我说的,是对阿尔。”亚瑟的手指在瓷杯上无意识地弹着。“令妹,或...

2014-05-01 16 65

赤红 <再一次结束>

马修在十二月的中旬康复出院。住院期间,王耀每天都去探望他,削苹果给他吃,陪他说话。他们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

伊万始终没有再回学校。王耀每次打电话去俄罗斯,都会自动转为语音信箱。

“哈喽,我是主人的小秘书。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正在西伯利亚大森林开垦冻土种向日葵,有事请留言。”

“请告诉那个混蛋,王耀想烤了他吃。”


那一天,也终于来到。

十二月三十一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王耀一直在想,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只是伊万的恶作剧,好让他做出真正的抉择。因为太巧了,时间都是同一天,连约见的小时点也是一样:晚上七点。

那天,王耀做了调休,很早就起了床。

不,或许应该说,...

2014-04-29 15 45

赤红 <樱桃水果糖>

“你看起来,总是那么镇定,那么游刃有余。”

“马修,你别开玩笑好吗?”王耀神情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他还真是不太习惯这个加拿大人的思维方式。以前总以为马修身为同性,过于腼腆容易害羞,相处下来才发现,也是直球打得嗖嗖响,让他忍不住想咳嗽。

“是真的喔。还记得吗?你入职的第一天,有个精神方面有问题的患者冲进学校,拿着甘蔗刀四处追砍学生。许多老师吓得四处躲闪,抵门的抵门、慌张的慌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即使有心擒拿他的,也不得其法。最后是你气定神闲地抱住他的腰,给他的肩膀注射了一针。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全校都盯着你看,简直把穿白袍...

2014-04-27 4 48

《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


头顶传来伏特加的酒瓶碎裂声,还有伊利亚“蹬蹬蹬”下楼的脚步声,然后是波兰少女歌剧演唱般的美声,宛如天鹅垂死前颤栗的哀鸣。  ——他居然还放了一张基耶斯洛夫斯基的配乐碟片做背景?...


2014-04-24 4 5

赤红 <两种撕裂>

接下来,是一周后的马修受袭。

王耀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时,马修已经在接受警察的录口供。

调查官是王澳。瞥见捧着向日葵花束悄无声息走进来的王耀,王澳视线投过来向他无声打了个招呼。警察们围着马修,他头上缠着纱布,神情看起来余惊未消。

王耀远远站在门口,见马修伤得不重才放了心,冲王澳做了个无声的口形:“别理我,安心工作。”他在王澳的目送下退出门外,找护士咨询马修的伤是否对向日葵过敏,又要了一个花瓶灌上水,将带来的花束插了起来。再回到病房时,他听到了王澳冷质感的声音:“威廉姆斯先生,我最后念一遍证词,请您再确认一遍是否属实好吗?”

“好的。”

“抱歉,我知道您现在需要休息,可只有查证清...

2014-04-23 11 56

赤红 <没有心的人>

惨淡的月光照在晚归的少年脸上。“我听不懂您的话!”他扭过头,不耐烦地笑说:“老师,哥哥已经死了哦。”

王耀这才发现,原来伊万也会对自己这么酷冷。跟对其他人的态度一样,没有任何的特别。

“死了哦。我亲眼看着棺木被埋进土里,他们把斯捷潘埋了进去。”少年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漠然中透着嘲弄。“您现在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对不起。我想,也应该没可能,但接到了那样的信。”王耀僵硬地笑着,眨了眨眼晴。“伊万,你还是小心点。你的腿脚不方便,住学校宿舍比一个人住……”

“和您没关系!”伊万打断他,目光投向安静坐在露台上与娜塔莎相对沉默喝着红茶的马修:“他才负责我们班。”

“我……”

“王老师,王医...

2014-04-20 9 54

赤红 <无法接受的告白>

“王、王老师,这顿饭……这顿饭,几个月前就应该请你了。” 马修•威廉姆斯微微低头,扶住眼镜。他说话的声音极轻,语气比一般的男人要柔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学,从入学那天起就让我……就让我措手无策。”

迅速地从镜片里看了一眼对面已经放下刀叉,神情专注地看着他说话的王耀。热流冲上胸口,怦然心动的战栗感从全身再一次地升腾到手指,战栗着几乎让马修握不住手里的餐巾。

这是他自暗恋以来,第一次在私下里看到王耀穿中式正装。

眼前的男人着一身漾着低调回云暗纹的墨黑长衫,领间盘扣紧系,靠窗安静地坐着。身后是一大簇开在白瓷瓶里的大红牡丹,以及潇潇雨夜。室外灯雨朦胧,室内人花疏淡、热闹两相映,愈发显...

2014-04-18 10 69

家附近的迎春。

顾青翠之茂叶,繁旖旎之弱条。

2014-04-17 2

[主澳耀][朝韩][隐露中] 无从发生

防雷提示:

摸鱼时弄的脑洞,开得有点大,完全架空,无关国拟。

任勇洙走形版,第一人称。


  2008年事业失败,任勇俊终于准备结婚,为了不至于倒下去,我决定放自己一个长假四处去旅行。旅行的第一站我选择了香港,第二站当然就是澳门。去澳门只有一个原因,澳门赌场多,我想把身上的钱都输光,把霉运全都扔进九澳港,然后从头来过。


  让人生气的是,无论玩梭哈还是21点,我都非但没输光钱,还赢了不少。我不想再继续赢下去了,黑脸收起筹码,换完钱去了赌场旁边的小酒吧买醉。


  我之所以来这个酒吧,是因为隔壁那间我以前和任勇俊去过。我挺讨厌一失恋就扮天塌下来的那种人,我认为我心情不好,只是因...

2014-04-10 2 44

下雨的星期六(露中日常)

  ——献给芋头酱。


  无论平日里的课业有多忙,周末他们总是要一起渡过的。


  顶着一头蓬松软发的俄罗斯青年,赤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你家里寄来的茶叶没了。”他停住脚步看向恋人,“俄罗斯茶怎么样?”


  “喔,不要糖块。”他身后的中国恋人应了一声,没有抬头,眉目低垂地继续给怀里的木吉他试着音。


  “雨季来了。”弯腰将泡好的红茶放在恋人脚边,俄罗斯人席地坐了下来。


  是的,雨季来了。

      他们面前高至屋顶的玻璃窗,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雨滴。...


2014-04-08 5 42

Tell me, baby 告诉我宝贝
When we first got together 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
When you first came around 第一次你在身边的时候
I don't remember 我都记不起了
We've been so long together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
So long the talk of the town 我们在小镇里快乐的交谈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baby 每个人都知道我爱你,宝贝儿
Everybody knows I really do 每个人都知道我真的是这样做的
Everybody knows you...

2014-04-08 3

只说最冷

1、太阳与月亮

(《夜游》里这么写道:太阳完整地挂在东边的天空里,西边则是月亮的幽魂,就这样,它们在白皑皑的山峦上遥遥相对,太阳是橘色的火球,月亮是它冰冷的复本。)——这还不够萌吗?可以脑补出多少同人文啊。


2、《挪威的森林》

永泽X渡边

渡边的BG恋情,根本谁也不适合好不好?不管跟木月(?)、绿子、还是直子,玲子,我觉得都很难幸福。他就像他们之间的符号,他们与世界联系的中间人,灰色的、暧昧的,也是游离在关系之外的。永泽多配他,都看清楚了这个世界,只是选择面对的方式不一样,可以相通不是吗?渡边最后对永泽面对初美态度的无语,选择切断了联系,可故事一开始他就在飞往德国的飞机上回忆往事,...

2014-04-06 2 3

赤红 序


<序>


嘴唇被扑上来的学生咬住时,王耀猝不及防后退了好几步。

这并非闪避时身体的本能反应,而是少年冲击过来的力量太大,使得他一直后退,眼看就要撞上储物柜坚硬的边角了。

“小耀……”唇间泻出宛如梦呓一般的低语。

王耀颤抖着睫毛睁开眼晴,后背并没有传来被撞的痛感,那是因为少年伸出一只手护住了他。

这是春天的午后,大家全在午休,整个校园都很安静。

微风吹拂树间,阳光透过医务室的长形玻璃窗细碎地撒在脚下,刚才失手摔落的药瓶就静静地碎在纸篓旁边泛着温暖的冷光。

应该做点什么?

譬如一个耳光抽过去,又或者义正言辞地推开他,严厉地训斥...

2014-03-31 6 114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