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星期六(露中日常)

  ——献给芋头酱。


  无论平日里的课业有多忙,周末他们总是要一起渡过的。


  顶着一头蓬松软发的俄罗斯青年,赤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你家里寄来的茶叶没了。”他停住脚步看向恋人,“俄罗斯茶怎么样?”


  “喔,不要糖块。”他身后的中国恋人应了一声,没有抬头,眉目低垂地继续给怀里的木吉他试着音。


  “雨季来了。”弯腰将泡好的红茶放在恋人脚边,俄罗斯人席地坐了下来。


  是的,雨季来了。

      他们面前高至屋顶的玻璃窗,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雨滴。

      外面的世界雾蒙蒙的,但空气还是清新的,并没有低气压的黏稠之感,渗进室内的雨气送来了庭外饱胀花木湿沉沉的淡香。


  “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下雨。”


  那是以前。俄罗斯青年心里嘀咕了一声。


  “也不是。”他舒展开身体,脊背放松地往后仰,一手撑向地板,一手搅动杯碟里的红茶。“只不过,下雨就看不到太阳了。”

       柠檬片和细小的蔷薇花朵,混合着奶味、朗姆酒香气浮在清雅的中式青花瓷茶具里,还真是奇异的搭配。这令他联想到了他与王耀。


  “我更担心衣服总不干的事儿。”恋人回过头笑说。


  昨晚打工结束后,王耀冒雨而来,身上现在穿着露西亚的白衬衫。棉衫衣过于宽大的衣领与长袖子(虽然挽了起来),让他还不是很习惯。


  “退了房子,搬过来一起住怎么样?”露西亚喝了一口茶,投过去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了恋人裸露的右肩。

       没有开灯的房间,光线不甚明亮,蒙蒙的光影下,那处白皙的皮肤尚残留着淡红的吮吸痕迹。


  “不行哦。”

  

  露西亚缄默地看向恋人的脸。王耀却丝毫没有防备地,冲他一笑,“港和小澳最近常去我那边。”


  “你的弟弟妹妹可真多。”露西亚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


  “是啊,我为这件事感到幸运。”恋人点点头,继续低头拨弦。


  总算不再零零碎碎的吉他声,重新响在了房间里。露西亚跟随连贯的节拍,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手指。

       他不想生王耀的气,虽然他总在怀疑,自己在恋人心目中的地位,尚不如王耀那些弟弟妹妹。

      可他知道王耀的艰难,无论俄罗斯还是中国,都不是谁都能接受两个男人搅在一起。虽然,他从不理会别人的看法。但王耀不同,王耀以他中国人的独特思维,珍惜着与身边任何人的关系。


  露西亚清楚,这绝不是勇不勇敢,豁不豁得出去的问题。


  “诶……”恋人放下吉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无奈地说,“两个星期不练指法又钝了,还错了好几个音。”


  “没关系,反正你也不是音乐系的学生。”


  “你非得戳我的痛处?”王耀扭头瞪了他一眼,端过旁边的红茶。


  “念好国际经融,可以挣大钱、可以送弟弟妹妹去最好的学校深造。你不是这么对我说的吗?为你骄傲哦,耀!”露西亚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偷乐。


  他喜欢王耀这个眼神。如果要用他有限的中文词汇来形容,应该就是“嗔怒”。

       自尊心高于一切(或者说天然呆)的王耀,是绝不会在其他人面前露出这种亲昵的表情。


  “画家先生,我现在想一画笔,捅死你!”王耀喃喃地说。


  “能被你捅死,我也算死得其所。”露西亚的眼底蕴结了越来越浓的笑意。王耀说狠话的表情,他也很喜欢。


  面对露西亚脱口而出的调情,王耀的脖子和脸早已一片粉意,他哑口无言地憋了半天,终于扔出来一句:“喂,你这混蛋,不要乱用中国成语!”


  真是个纯情的家伙。王耀掩饰地垂下眼去,喝了一口红茶。露西亚则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嗯?”果不其然,王耀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在茶里放了……”他又小小地尝了一口,水红的舌一闪而过,就像猫咪在舔水似的。“放了草莓酱?”


  露西亚享受地看着,接下来他被酸到脸皱成一团,几乎要流出泪来的样子,忍着笑一脸无辜地说:“俄罗斯茶嘛,你不喜欢酒和糖块,我就按国例放了草莓酱和柠檬片。”


  “去你的国例!”


  “很酸吗?”露西亚微笑着明知故问。


  “废话,当然酸了。”王耀嘟哝一句,似乎放弃了追究。


  连日的高压学习和晚上的打工,让王耀一直绷紧了弦,周末的陡然松驰,明显使他整个人都慵懒起来。他捧着杯子,懒懒地把红茶都喝完了。末了,又似乎对自己扎得过紧的头发不甚满意,索性取下发圈披散了它们。


  露西亚直起身体,看着他做完这些,忘了喝手里的茶。


  “干嘛一直盯着我?”


  “我在想不放糖块和酒的俄罗斯茶,是什么味道。”


  王耀瞪了他一眼:“除了酸,还是酸!”


  露西亚放下茶杯,歪头想了想:“我想尝一尝。”他突然弓起身体,把毫无防备的王耀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身体被他搂住的时候,王耀挣扎了一下,马上又睫毛颤动安静了下来。


  “不酸,甜的。”露西亚说,扣住王耀的头,逗弄似的不断凑近又分开细碎地吻着恋人的唇瓣。

       充满酸涩味道的浅吻逐渐深入,变成了湿漉漉的深吻。

       他用手掌描画着怀里人的背脊曲线。

       瘦、却很坚韧,像某种野鹿一般无法掌控,却令捕手沉迷。

       他是自己的。他要自由,给他自由;他要尊严,给他尊严。爱着他,最好的都给他。包括自己,做最好的自己,也都呈献给他。



  “突然希望雨,一直下下去。”


  “不行哦,你太小瞧中国南方的雨季了。小心你的画板,会长霉。”


  “长霉也无所谓,反正我有小耀。”露西亚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王耀。容易害羞的中国恋人却板起脸来伪装不为所动,反对地说:“我可不是除湿器。”


  “你是太阳。”也是性感的野鹿。露西亚曲动手指抚平恋人的衬衣褶皱。


  “伊万你太恶心了。”含蓄的中国人一脸受不了他的样子。


  “我收下了你的赞美☆。”露西亚对此报以轻笑。


  “切!”恋人低下了头,背朝他呆坐了一会儿,突然重新抱起了木吉它。他半闭着眼晴,逆光合着吉他声慵懒地哼唱起来:“Tell me, baby When we first got together……”


  俄罗斯青年静静地听着,凝视恋人的眼神变得更加柔软。

      他移动的手指,顺着衬衣褶皱渐渐爬上了恋人的后背。往上,再往上,停下来,抚摸着恋人的肩胛骨。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Everybody knows it's all I do,Everybody knows I don't mean maybe,Everybody knows, except you……”


  这是你的间接表白吧?我收到了哦,小耀☆。偷偷揽过面前人的肩,露西亚把头倚在恋人的后颈,将鼻子埋进了细软的黑发里。


  “You don't even know I still care about you,You don't even know about a thing I feel ……”


  俄罗斯人热切地希望着,接下来,人生每一个下雨的周末都有中国恋人陪他一起渡过。为此,他愿献上他所有的热情,还有忠诚。

End.



  以上,来自芋头酱的梗:


  (无数次脑补下雨天的时侯,两个人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的地板上,nini拨着吉他慵懒地哼唱,露子宠溺地听着然后偷偷揽过nini的肩把鼻子埋进nini的头发里。)


  要通过动作表情对话,表达出“慵懒”“宠溺”,又适合我认知中的两人性格,还真是难倒了想象力贫弱、写文功底又不扎实的我。而且,因为能力不足,场景化赋予它故事背景以后,明显不如芋头酱的脑洞带感。但因为脑洞实在太带感了,也希望芋头酱能开心,好歹还是咬着牙根,憋气写了出来。


  另外除去芋头酱命题的基调,还擅自加入了我的少少妄想——雨季骤来,弥漫着清新空气的,却又恋爱感浓郁的日常相处氛围。本来应该弹安静点的歌,但私心很喜欢《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歌曲试听在这里:http://zaijians.lofter.com/post/34bdea_108ae93,)于是就让耀君弹了这一首,也算他对露西亚的另一种表白吧。


  最后,最重要的是,希望芋头酱会喜欢哟。


  期待以后产出更多的露中美图^_^。


  站在寂寞深井挖土种露中的我,


  能在这个四月认识你,太开心了。


评论(5)
热度(42)
  1. 一颗芋头橙子酒之味 转载了此文字
    我差点忘了L还有转载的功能orz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