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之歌

  ※


  露西亚觉得他是一只放在火上的铜壶。


  空气潮湿、不停加热、温度升高,壶里却没有水。火那么旺,烤得他体内干渴,快要氧化出喷涌的铜绿。


  他闭眼迎淋浴喷头伫立,渴望着微凉的、柔和的、平静的、波涛汹涌的,静水深流的——各种形态的水。


  他想象使他着迷的水,从脚趾升腾至头部,从沉毅交融至阴柔的矛盾结合体。


  露西亚想象水就在自己怀里沸腾,唇齿半开,因沉静而愈发显得挑拨人的黑眼晴湿润地瞥着自己,黑得比平时更深,亮得比平时更亮。


  ※


  世界是个精密运转的仪器,他在里面转啊转啊,过早地知道了怎么转,才会成为称职的那一颗螺丝。


  可难道他人生的追求,就是做一颗好的零件?


  他想要那温暖光束,生活的气息,自然灰尘的味道,斜透过中式的窗影笼罩下来,包围着他,使他平静、安心。王耀就给他这种感觉。


  有时候,他觉得王耀又是孤高的。虽然生气勃勃,却也像个白色药瓶,理性不断揉绞热情,泛着生命的冷光。


  有时,这冷光却又是温润质感,这实在是……孜孜不倦的隐秘探究。他以为他看得透亮了,可又发现仿佛从未了解过他。疯狂的不安感,骚动的好奇心,穿透他的骨头,敲打着他——去看透王耀吧。


  露西亚享受着他绝望的感情。


  ※


  “嗨,轻松点,兄弟,都什么时代了,我们应该享受生活。”团队领袖摸着他的肩说,递过大麻,等着他心领神会。


  享受生活,还是享受新一轮刺激后的空虚?他看着自己肩上的手。他觉得那很无聊,也很低级。是的,他像那种老式人一样,把无限制地煸动荷尔蒙的分泌,看作低级。他有这种心理上的洁癖。如果没有喷薄而出的情感,特别想做那种事的冲动,仅仅是兽化的追逐欲望又有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你这样,根本融入不了团体,融入不了生活。”团队领袖嘲笑。露西亚一个过肩摔把衣冠楚楚的对方摔在了地上,扬长而去。


  他们体会古典,培养艺术气质,欣赏高贵,可同时他们又在追逐荒唐的事。只因他们不想表现得特别,不想被团体排斥在外,被称为有洁癖的过时份子。那么,他们这群人,包括他,到底在热爱着什么?


  他懒得去想那些了,从小面对很多无能为力的事,他都是不动声色,要么扭转,要么懒得去想。就这样吧,孤独也好,寂寞也好,不是王耀,怎么都无所谓。


  他对自己对别人都不存幻想,成长滋生了他血统里的冷漠。


  可他对王耀存有希望,存有热情。


  自七岁起,不管王耀怎么拒绝他,这希望都像极寒天气里得不到的火种,日日夜夜折磨着他。


(是刚才修改时,掐掉的废章,我自己还挺喜欢的,但不适合《赤红》正文,太散了,性格也太……就不打标签了,贴给有缘人看吧^_^。)


评论(23)
热度(29)
  1. xss6623818xss橙子酒之味 转载了此文字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