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温症

<一>

 

 

“给,水。”王耀拿了一支水走过来。

伊万把一叠牛皮纸包好的旧书放上书架,转身对他举起沾满灰尘的手:“你给我拧。” 

王耀无奈,瞅了一眼四周。

亚瑟正拿块手帕捂着嘴巴,指点阿尔将一箱碗碟放进厨房。马修则边擦眼镜,边低头跟王澳说着什么。没人注意到这边。他拧开瓶盖,将矿泉水递到伊万的嘴边:“低头。” 

伊万笑看他一眼,就着他的手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伊万的头发全部湿透,软软地搭在额角,脸上都是汗,汗珠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滴,都浸湿了黑衬衫的衣领。

王耀拿过手边干净的湿毛巾,给他擦起了汗。伊万貌似享受地半眯起了眼,一言不发地笑瞅着王耀。

王耀叹了一口气:“也该喝完了吧?”

“还没有哟。”伊万咬着瓶盖,探出舌头,舔了舔湿润的唇。

“你是猫呀!”王耀瞪他一眼。“水撒了,快喝。”

伊万扬起头,喉结颤动,一口气咕噜咕噜喝完整瓶水,吧嗒了一下嘴,再冲王耀无声地做了一个俄语“喵”的发音。

王耀很想捶他,又忌惮弟妹和朋友们都在隔壁,只能警告地横他一眼,转身放下瓶子,抱起一叠书去了书架的另一头。 

过了一会儿,伊万抱着书走过来往地上一放,低声说:“为什么叫他们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王耀埋头割着封箱的胶纸,眼皮也不抬地说:“不是我叫的,是他们听王湾说我们要搬家,一定要来。”

“一定是来蹭饭的。我说过,请搬家公司就好,你……”

“别跟我提和钱有关的事。”王耀擦了把汗,忍不住在心底嘀咕,果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

“反正,你是我的。”伊万凑近低声说,又侧头对远处看向这边的马修笑了笑。

马修瞬间移动身体,躲在了正在摆放花瓶的王澳和一堆红木家具的后面。

“幼稚。”王耀跟伊万拉开距离,拿起书一本一本往书架上放。

伊万突然打开长长的双臂,将手撑在书架上,把王耀圈死在自己的胸前,凑近耳根低声道:“对啊,我就是幼稚。”

王耀猛地侧开头,本来不想理他,他却变本加厉地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来。

王耀恼火地一咬牙:“伊万·布拉金斯基,1、2……” 

“3!”伊万从身后一把将他抱住。“被他们看到了哟。王老师,怎么办才好呢?”

“放开,小心我踢你。我已经辞职,别再叫我王老师。”

“不放,王老师。” 

“放开!” 

“不放。”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

见王港他们从庭院里向书房走来,伊万终究放开了王耀,问道:“你身上怎么那么冷?” 

“汗出多了吧。”王耀不甚在意。

 

<二>

 

“啊,王耀,明天是最后一天上班了?晚上,办公室的同事们凑份子请你吃饭。”阿尔仰躺在凉椅上侧过脸来说。

 

“还是我请大家。”王耀搬了张小木几,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放在阿尔的面前。

 

“以吝啬闻名本校的葛朗台王老师,终于也有舍得大出血的时候啦。好,明天我要吃……”阿尔拿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哎,他们人呢?为什么院子里就我和你?”

 

“王湾和王港在厨房洗碗,小澳去警局上夜班,亚瑟去机场接弗朗西斯了。马修和伊万在清理……嗯?”王耀突然不说话了,他感到一丝不好的预感。

 

“马修和伊万?他们搭伙干活……”阿尔推了推眼镜,向他投来兴奋的一瞥,“王耀,不会出什么事吧?”

 

 

<三>

 

“马修老师,您觉得王老师哪里好呢?”大魔王托着腮笑咪咪地蹲在马修的旁边,盯着给绣球花松土的他。

马修额角的汗直往外冒,不知是被热的,还是怎样。

 

“您怎么不说话?”

 

马修抿着唇不理他,一小铁铲、一小铁铲地铲着土,把心里的愤怒与尴尬全部发泄在了铲土的动作上。

 

【咔嚓………………没了。】


评论(21)
热度(41)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