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04

  车队抵达大公府涅瓦大道的官邸,略作停留,又驶向位于近郊的一处庞大宫殿。半个时辰后,四轮马车在被夏日绿荫所环绕的布拉金斯基大公府的庄园大门前停下。


  “怠慢了。父亲与妈妈去了总领天使大教堂参加彼德表哥的葬礼,家里没人接待。”伊万·布拉金斯基背过身去说,语气散漫,显得心不在焉,“二位殿下不如先洗个澡。午餐,仆从会送到你们的房间。”


  “别洛夫,可以过来了哦!”他才说完,厅门口迎接的男女管家,便领着一众男女近侍和弄臣直奔王耀两兄弟而来。伊万自顾自地领头向里走,入了正厅,几行人包括大公府的门客、乐师、小丑,以及六名家庭教师在内,开始逐一向王耀他们鞠躬行礼。


  “尊贵的殿下,除了教习西国语的马修·威廉姆斯老师今早被斯捷潘少爷召去王宫,其他人都在这儿。”男管家别洛夫出列抑扬顿挫地说。他留着大胡子髯须,身穿公国传统丝绸开衩长袍。在他身后立着另六名衣冠楚楚的家庭教师,他们均来自它国,谦虚地对王耀兄弟表示欢迎,说了些表示慰问的话语。


  王耀兄弟二人还礼。礼毕,王耀转身想向伊万·布拉金斯基致谢,伊万已不见人影。


  或许顾忌到两位王子此刻的心情,男管家先生并没有直接带他们参观大公府,而是领着他们来到下花园四室的单独套房。


  管家介绍说:“前庭花园是家里接待客人的社交场所,后花园则请随意使用,不会有人打扰。”


  “我们需要采购衣物和用品,还有兑换卢布。”王港打量着套房。两层楼的木质建筑群,他与哥哥被安排在最右的套房。王耀那套算得上是间阁楼,起居室三面开窗,一面对着大公府开阔的上花园,一面对着爬满蔓藤的后花园,而另一面则是一条河。


  “家里的裁缝官和侍从应有尽有,老爷吩咐我们,随时听侯二位殿下差遣。换卢布的事,请交给下人来办。”男管家回答王港,“另外,夫人吩咐挑出一名男侍臣以及三名男随从负责侍奉二位。明天,侍臣就会前来面见二位殿下。”


  王港看向兄长,王耀微微颔首。


  “谢谢。现在,请带我们去沐浴更衣。”王港平直而有礼地说。


  ※※※


  以前沐浴,总有华夏国跟来的近侍照应,现在人都不在了。


  王耀将大公府负责服侍他的男仆打发下去,憋气潜进木桶的水里。这时,耳边却传来大键琴的琴音。琴声凌乱,根本不成调子。


  王耀沉入水中憋足近三分钟,才探出头,深吸一口气,将头靠在木桶上,闭上了眼晴。稚子学琴般胡闹的琴声,仍叮叮当当地响着。


  待他换了衣衫从浴棚走出,琴声停了。


  王耀回到起居室,走上露台。


  伫立高处放眼望去,大公府的三少爷伊万出现在花园深处的长椅上,正逗弄一只小棕熊。花台里的草莓鲜红欲滴,伊万弯腰摘了一颗。小棕熊伸出舌头追逐他的手,伊万笑咪咪地任由它舔,诱惑着它。


  与伊万相隔一道树篱的空地上,有个水泵,两个女下人正蹲在那儿生火熬煮着什么。


  王耀一面擦拭头发,一面眯眼漠然地看了许久。微风吹过鞋面的裾摆,昨天蒸腾的暑气消弭殆尽。花园里阳光明媚,每一片树叶都闪着金光,那白花花的刺眼光芒使他徒然生出一种错觉:前晚庄园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噩梦,一场幻觉。


  “耀君。”王港在外叩门。


  王耀拉回心神,出声示意弟弟入内。


  洗浴完毕的王港换了一身王耀的清爽骑装。


  王耀见弟弟姿态飒爽地着自己的衣装,发虽短,却依稀有自己前几年于华夏国四处游历向学时的影子,不禁触景生情,一时凝神不语。


  他略一陷入沉思,弟弟也是凝望自己不语,便垂下眼睑,温和地说:“坐吧。”


  王港摇头:“不坐了。方才趁人不备,我四处打点、查探一番。我们所在的起居室位处布拉金斯基大公府的下花园,花园西南有条河流,为涅瓦河的支流。上花园住着门客、小丑、乐师、画师、裁缝、厨师、木匠、园艺师、果园看守人,侍卫,仆佣,杂役……。听说,宴客和举行舞会时会格外热闹;下花园则住着我们,布拉金斯金大公的家人,以及几名家庭教师和医生。后花园很大,边沿全是密林,密林深处还有一个小的岛屿,时间和条件所限,臣弟尚来不及前去探明。东边则有一个骑马的辽阔草场,草场的边缘,靠近岛屿还有一个树屋。”他走到窗前,指给兄长看,“树屋就在那。我上去看过,被锁住了,但有人居住的痕迹,略显怪异。大公府四处都是城墙,又有建在水上的瞭望塔楼,安全应该无误。但,耀君睡觉时,还是小心为上。”


  “嗯。难为你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四周环境查探如此清楚。”王耀点头,沉吟片刻,又道:“港,王夏的事,我斟酌着不对。今晚,你去打听打听他的去向。”


  “耀君也觉出蹊跷?”


  “看来,你也有所察觉。”王耀抬眼看他,示意王港直言。


  “好。昨日你我回到庄园时,大火已足足燃了半个时辰之久,我们的人都在,却只有王夏不见人影。记事册虽然烧毁,我却依稀记得,平日里的确是由他负责厨房的买办,但昨日绝非按例外出买办的日子,他比我们尚晚一些赶到火灾现场。我冷静之后细想,联系他突然间的背信离去,不能不说此事太过蹊跷。”王港冷声道:“纵火案难道是他被人买通,里应外合、暗通款曲?”


  王耀略一沉思,微微摇头:“王夏自小便跟随我。我以为,他虽出身寒微,却并非容易收买之人。无奈他性情粗莽,昨夜我放他离去,也是担心他跟随我们入宫,会做出莽撞之事,激怒列宾。虽然,现在一切均无证据,立即下结论尚言之过早。”王耀的目光渐变炯利,“必须尽快找到王夏。昨晚,你我都处事欠妥,失于冲动。”


  “臣弟按耀君说的去办。”王港拱手一揖,低声道:“提供的情报资料里有塔楼的换班时间,今晚我会想办法出去打探消息,并联络上我们在王都的后备探子。”


  王耀颔首,低声耳语:“谨慎行事。先去歇着,养足精神。”


  “得令。”王港退去。


  王耀套上外衫,只听隔壁一声门响。他知道弟弟已经休息,略为思忖,推开门,顺着露台一级一级的木阶梯信步来到了后花园。


  花园可以看出新建造不久,风格仿西国建筑,喷泉和白色雕像点缀其中,与云杉、椴树、白桦,以及不时露出一片鲜艳颜色的花卉一起,簇拥着富有公国设计元素的木质结构的彩色宫殿群。


  王耀沿着卵石铺就的小路,避开两排供家庭教师和御医居住的厢房,行至开至燃烧的天竺葵的彤色艳影下。前方有间凉亭,通往它的草地上摆放有一排白色长椅。椅后有一道树篱,枝间隐约可见空地上燃着一堆篝火,火上放着熬煮草莓酱的陶罐。旁边搭着几幅正在晾晒的浆纸帘。方才照顾陶罐的女下人、逗熊的伊万,都已不见人影。


  突然,花叶间钻出方才的小棕熊,它蹦到火边,去勾陶罐里的热蜜。爪子刚伸进去,便嗷嗷叫起来,上窜下跳地撞翻陶罐,一脚踩到了柴上,叫声愈发凄厉。


  王耀纵身跳过树篱,扑过去,顾不得手烫一把将它从火中拉起,扔进旁边的蓄水池,又捞了出来。棕熊愈发叫得厉害,王耀想安抚它,看看它的伤,却被它狂暴地一抓,才觉出自己手疼得紧。低头一看,掌心被烫起一大片水泡,给熊一抓,顿时皮破肉显。


  棕熊扔下王耀,窜到纸影的另一边。王耀疼得拧紧了眉,一阵风吹得玫瑰红的纸影子哧哧作响地荡起,他这才发觉,纸影的另一边立着伊万·布拉金斯基。隔着被风吹起的浆纸帘,伊万雪白的面孔交织于一片烟烟的玫瑰色薄影中,正面无表情地凝望着自己。


  缄默不语地对视片刻,伊万慢悠悠地探脚,踢了踢碎裂的陶罐。


  声音突兀地回响于王耀耳边,四周一片静寂,远处池塘的水面似乎也被响声搅动开来,荡起水波的涟漪。林间一只不知名的鸟,突然唱起了歌。空气中,果酱的甜味儿稠密,浓郁得使王耀鼻间透不过气。


  王耀垂下眼晴,准备率先行礼,伊万却道:“跟我来。”


  “去哪?”


  “覆药。”


  “多谢。”王耀不露痕迹地后退一步,不失礼貌地拒绝:“小伤而已,不必费心。”


  伊万瞟他一眼,拎起抱住自己的小腿不停龇着牙的小棕熊,再扫了一眼王耀的受伤的手,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王耀看着他的背影,正要转身回起居室,行至一株玫瑰藤下的伊万突然道:“覆完药,我带您去一个地方。”说到这儿,他略微停顿,加重了语气:“一个对现在的您来说,很重要的地方。”说完不理王耀的反应,再次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


  王耀略一迟疑,掀起袖管,抬起被烫的左手,跟了上去。


  ※※※


  伊万没有差下人叫医生,而是直接来到了大公府的医务室。府内负责值班的御医是位身姿略显瘦弱的年轻人,他目光柔和,留着垂肩的栗发,倚在窗前看书,见他们进来,瞬间起立行礼。


  “烫伤。”伊万简短地说,眼睫向后,瞥了瞥王耀。


  “是。请伊万少爷和殿下等一等。”这位年轻医生莫名地涨红脸,也不先看伤,跑去一大堆摆放医药的五斗橱前翻找起来。


  正午的阳光像蜜一样流进开阔的室内,铺延满淡栗色的原木地板。王耀保持托手的沉默姿势,平视托里斯的身影,整个人沐浴于琥珀色泽的光里,面孔突显出一丝郁郁的苍白。在他身后涂成苹果绿的墙壁上,是他拉长的投影。一米之远,伊万则随随便便地倚着原木搭就的墙壁,眼睑低垂,安抚着手里的小棕熊。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整个房间被一种不可名状的、并不能使人愉快的僵冷气氛,结了茧似的张网包裹着。终于,伊万皱眉低嚷道:“托里斯!”


  “是,伊万少爷,我找到了。”托里斯举着银托盘跑过来,盘中放着纱布、药水、铅白做的药膏,还有医用酒精灯,剪刀和钳子。他面对伊万时,气势上自然而然显出一丝底气不足,目光游移在伊万和王耀的脸上,等待着指令。


  伊万谁也不理,从银盘里抓过药水,自顾自地给小棕熊涂抹,也不理小东西扭来扭去地嗷叫。


  托里斯局促地看看他,又回看王耀,目光流出一丝尴尬和歉意。


  “有劳。”王耀微微一笑,在旁边的丝绒椅子上坐下,将宽大的袖口卷得更高。


  “我先帮殿下诊断。”托里斯跟过来,仔细地审示王耀狰狞的伤口:“烫得有点重。上帝保佑,还好没有伤及血肉。但,天气炎热,还是要小心发烧和休克。”


  “处理时,可能极疼,还请殿下忍着点。”


  “无妨。我忍痛力尚可,医生不必有所顾虑。”


  “是。我是御医托里斯·罗利纳提斯,请殿下称我托里斯即可。”


  王耀点头,闭上眼晴:“您好,托里斯医生,请动手。”


  虽然王耀如此说了,托里斯仍小心翼翼地清洗着伤口。药水刺手,放出污液,揭开连着血肉的烫伤表皮时更是疼痛难忍,但对经历过诸多精神上痛楚的王耀来说,这的确不算什么。他于脑中搜寻着情报资料:托里斯·罗利纳提斯,维尔纽斯国人,由斯捷潘子爵举荐,两年前开始受聘于大公府,替补了当年出事的马修·威廉姆斯的大公府首席御医的位置。


  托里斯拿酒精灯上消过毒的银剪子剪开王耀掌心的污皮,覆上治烫伤的药膏。他惊诧地发现,面前这位闻名遐迩的异国废弃皇储,不过微微颦眉,却是连呼吸都没有变重。


  突然,托里斯感受到一道目光。他受感召似的一回头,伊万少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边,清澄的紫色眸光则像看提线木偶一般,不含半点的情绪。


  总算处理完毕。托里斯缠绕好纱巾,将王耀的左手吊在脖子上。


  “为了防止殿下习惯性地去用双手,所以,才暂时将殿下的手吊起来,但不需要包扎。”他边收拾药品,边叮嘱:“十日内,请不要沾水。天气闷热,请务必要小心,以防感染。沐浴时,殿下必须由他人服侍。”


  王耀点头应予,向他道谢。


  ※※※


  出了医务室,伊万在前,王耀在后,两人一熊穿行于绘有鲜艳宗教图案和许多木圆柱的回廊。伊万·布拉金斯基一直保持着沉默。


  这位士官生同窗较王耀还要低一年级,年龄比王耀也要小一岁。


  王耀见他任何时候都是一副快要睡着似的神游模样,对待礼仪,也是人多时还会略微遵守;人少时,举止则完全一副放任自我的乖张状态。据不靠谱的民间情报说,他房里还放着洋娃娃。


  王耀看着他身着皱巴巴的袖口绣花的圆领白衬衫的背影,还有短靴里的腿部肌肉,评估着,关键时刻,自己如果跟他以武力一战,赢的可能机率。


  伊万突地止步,他们已行至王耀居住的带露台式的木阁楼。那儿爬满蔷薇和长春藤的密密枝叶,木楼梯夜晚可以拆卸,的确是个安全的所在。


  “伊万少爷不是说,要带我去哪?”


  “您先去换外出的便装。”


  王耀转身,伊万在身后又说:“不要穿华夏国的。”


  王耀回头。“为何?”


  “我要带殿下去的地方,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殿下身份的地方。”


  王耀看了他片刻,点头:“好,请您稍等。”


  衣服被烧毁得差不多了,仅剩被王路扔出的几件,也大多为出席正式场合的礼服。皇家军事学院发的夏季军衣制服,终于派上用场。


  回到后花园,小棕熊已不见踪影,伊万漫步树影下,漫不经心地踱着步,踩踩草,又折了一根灌木枝,抽打林间矗立的白色雕像,脚下一地被他辗碎的蔷薇花瓣。王耀暗暗观察片刻,发觉他简直像大孩子一样,一刻不停,破坏力惊人。


  王耀迎着阳光,缓步走下木楼梯。


  他一头墨黑长发全扎进咖啡色软呢帽里,帽子是近来时兴的西国式样,一根羽毛高高翘起,配合学校军制服来看,有点不伦不类。


  伊万远远注视着他,没有走近,过了一小会儿,移开目光:“走吧。”


  伊万带王耀去的地方是马厩。


  “挑一匹。”


  王耀特意挑了其中一匹易于驾驭的矮马。


  他左手受伤,无法使力,胯下的马看似温驯,却从未驾驭过,骑在它背上,仅凭右手力量操纵缰绳,便略感吃力。


  伊万只顾策马狂奔,无云的蓝天下,宛如飞驰的羽箭横穿大公府的草场。


  王耀不愿认输,更不愿跟丢,后悔没穿有马刺的靴。他以胯部力量控制马的奔跑速度,紧拽缰绳,奋起直追。


  大约过去一柱香的时间,伊万驱马停了下来。前方负责看守草场的几个管理员走出小木屋,迎上前向他们行礼。


  “打开栅栏,我要去郊外。”伊万对领头男仆说。


  “可……”男仆为难地看看王耀。


  “我的命令,您也不愿听吗?”伊万声音甜软,弯腰伏在马上,笑吟吟地俯看领头男仆。


  领头男仆看着他手上绕着圈的皮鞭,像得到某种暗示一般,退后一步,犹豫一小会儿,挥手示意其它男仆合力拉开了锁着栅栏的几根粗长木条。


  “你们今天没有见过我们。”伊万一甩马鞭,扔下一句。


  “是的,我们今天没有见过伊万少爷与殿下!”管理员们憋红脸,站得笔直,齐声回答。王耀向他们点头致谢,追在伊万身后,直奔而去。


  伊万带王耀来的地方是王都入城必经的地方,那里建造着新筑的城墙。伊万将马拴在城外的白桦林里。


  入了城,只见一群人围聚成半环形,包围着集市的中央广场。


  王耀跟随伊万的脚步走过去,站在人群中,却发现一颗头颅悬挂在砍头台的绳索上,地上淌着一滩血,尸身已不知去向。等他仔细一看,头颅的主人居然是——王夏。


  “这是个华国人。今天宣布了他的罪行,他竟然想行刺彼德殿下!”


  王耀冷汗淋漓地站着。耳边,人们像苍蝇一样议论纷纷。


  “我们的太子殿下不是……?”


  “是啊,我早上看过行刑。今天早上九点行的刑。由刑房干的,还有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上尉现场监督呢。这个华夏国笨驴子,昨晚竟然买通看守潜入太子府,准备行刺太子。”说话的壮汉压低声音,“你们也知道了,彼德殿下昨晚入宫参加家宴,喝多酒,摔一跤,不幸暴毙。这华夏国的混蛋小子什么也弄不明白,就躲在殿下的卧室里,还弄出了动静,结果被侍卫们发现。被发现后,他不愿束手就擒,竟然纵火烧起窗幔。彼德殿下的宫殿被他烧去好几间呢。”


  “是不是行刑太早?纵火昨晚才发生,没经过应有的审讯程序吗?”有人弱弱地问。


  “审过了。”一位军官打扮的中年人道,“听说,是斯捷潘·布拉金斯基子爵,和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上尉竭力促成尽早行刑。毕竟,正值彼德殿下葬礼的头一天,各国王储和大使都注视着我们公国。罪行这么恶劣,必须尽早行刑,悬挂头颅示众,才能整肃王都的治安,也能让列宾陛下与我们皇后殿下的怒火和悲伤能少一点儿。”


  “我就说吧,外国人全是狗娘养的!”一个粗汉吐了一口唾液在地上。


  王耀一言不发,按住胸口,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终究半弯下腰,捂嘴剧烈地咳嗽起来。


  伊万将他捞出人群,拽到僻静处,递过一方手帕:“太愚蠢了,烧死彼得又怎样?人既然死去,就无法再活。”他的声音很轻,带足笑意,语气像在谈论午餐的橄榄汤放多了盐。


  王耀紧靠着石墙不说话,也不接手帕,侧头看了看悬挂王夏头颅的集市广场,闭上眼,一咬牙,直起身体,退后两步,转身便走。


  伊万一脸漠然地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将手帕扔在地上,轻轻踩上一脚。他转身,朝王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出几步,又咬住嘴唇回转身,大步却慢悠悠地追上王耀。


  王耀越走越快,入了白桦密林,翻身上马,一阵狂奔。


  也不知疾奔多久,他终于逐渐平静,气喘吁吁地下马,脸色憋红,仰头高声问坐于马背上的伊万:“为何帮我?”


  “不是帮您哦,”伊万垂眼拨弄马的鬃毛,笑了笑,瞥他一眼:“我不喜欢彼德。何况,您救了我最亲爱的小熊。”说至此,他甜腻的声音又显出了漫不经心的漠然:“没有以后了。”


  “谢谢您,我会记得。”


  王耀重新翻身上马,向大公府所在的方向自顾自地狂奔。疾风不停吹掀头顶的软呢帽,他索性摘下,一把甩在地上。


  他们按原路返回。入了马厩,才将缰绳递给侍马的男仆,男管家和一名军事教官便听讯寻来。


  “伊万少爷,您和殿下去了哪儿?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男管家抖动大胡子,语气既严厉又无奈。


  “去草场骑马,今天的天气很好不是吗。”伊万把马鞭向管家先生怀里一塞,不顾礼仪的亲昵地扳住他的肩:“别洛夫,我知道您是个好人,对我最好啦。我现在需要凉鱼汤、酸黄瓜、甜面包和草莓汁,您快吩咐人做。也给这位华夏国殿下一份,送去他的房间。要尽快,我们都很饿哦。”


  “伊万少爷,您是想要我的命吗?今天整个公国为了太子殿下禁斋,您却要凉鱼汤?”别洛夫严肃地摇头,“我办不到。”


  “不,您能办到。”伊万突然贴近管家先生。


  管家先生退后一步。


  伊万陡然放开他,向他眨眨眼,接过贴身男侍递过的一只长相极其凶狠的猫,扔下王耀一众人,大步离开了马厩。


  ※※※


  夜间,参加葬礼的布拉金斯基大公与大公夫人回到了家,双方相互致意问了好。大公请王耀兄弟二人将大公府当作自己的府邸一样,大公夫人再召来男女管家,当着兄弟二人的面详尽地询问和重新安排了他们的起居和衣食,务求舒适,杜绝下人的怠慢。彼此闲叙几句,又再对双方经历的不幸表示了致哀,便各自疲累地散去休歇,再无它话。


  王耀赏了前来送睡前甜酒的男侍一些银饰,遣退他们,吩咐不要前来打扰。


  此时正值王都白夜期间,乳白色的日光悬挂高空,花园里的雾露却迷离深重,能闻到雾气里蔷薇馥郁的甜香。王耀身披外衫,坐于露台的藤椅上闭目养神。


  礼拜堂远远传来大公夫人做晚祷的声音,庄严的祷文与悼文一起回响于夜风深处。王耀久久地静坐,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白天王夏被割下的头颅,还有肮脏地面上那一摊早已干涸的猩红血迹,呼吸渐渐变得急促、火热。


  突然,他陡然睁眼,眸中透出坚毅的光芒。


  一道黑影猫在阁楼的屋顶,转瞬便敏捷地翻出墙去。


  随即,传来三声夜莺的啼声。


  王耀知道弟弟已有所行动。他起身,信步走到隔壁,重叩弟弟紧闭的木门,拔高音量,以本国语言道:“港,我无法入睡,你我不如对弈?”语毕,他又模仿王港的声音简短地答道:“是,耀君请入内。”




(好久不见w

希望还有同好在看。不过拖了这么久才填,没人看我也撑得住,噗嗤^_^

过渡段,复健中,文笔有点不一样了,等全文更完再回校吧。

情绪的投入不及年前,要把心快点收回来,扎进去体会他们的心情才是。

另外,仍然老毛病,细腻过了头。但因为是朝着出本的目标前进中,所以,还是会以书本读物的笔调来写,努力不沾染上浮躁。对于衣饰和环境外貌描写什么的,嫌烦的建议跳过不看w 只是我个人的恶趣味。虽然想尽力跟情节融合,但也担心会因此影响节奏,有点两难,具体更完全篇再进行取舍吧。

权谋如果太蠢,是本人的不足,请务要怪责他们嘤。

文中引用的地名全为俄罗斯所有,后面可能还会用到历史梗,或者查书籍得来的资料,种种元素,等全文完结时,只要能够记起的,会全部一一列出。

另外,俄罗斯人的名字都很长,为了便于阅读我会精减为小名。

确定CP是:主露露露中+法加+澳耀(小澳单箭头)+春燕x冬妮娅(互攻)+立白

最后,扔个《深蓝》的预定贴:http://zaijians.lofter.com/post/34bdea_7654356

8月尽量保持一周两更w 有任何想说的,请留言……跪求评论。)

评论(24)
热度(78)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