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序曲

我叫王檬,地球裔中国移民。以前是宇宙游民,现在居住在开普勒-195w星球,勉强算个传记作家。

本世纪,磁能机械人彻底替代人类所有的工作,人类不必再为生存发愁去从事不喜欢的工种,所以,人们虽然自称在工作,更多时候却只为兴趣和娱乐。

我的日常新娱乐,便是为大众感兴趣的地球裔出生的星系名人攥写传记。

如今,太多人从事小说家这份原本该具天马行空般想象力的工作,故事情节在各种排列中,按古老的大众写作经验,反转、加入戏剧性、加入大众感兴趣的流行元素……如公式般循环转折,使天天品尝它们的读者阅读快感不断提高,以致食之乏味,面临无法再有新意的瓶颈。

真实传记却不同,所谓“生活在别处”。真实传记有足够的同理心和共鸣感,带领读者穿越别处的生活,体验不同的真实人生与人性。

冬日的下午,我乘坐悬浮车,去拜访一位生态学领域的权威泰斗。

我对这位先生锲而不舍的亲自上门拜访,已达十次,上一回,他终于同意将他的人生故事讲诉给我。

先生的住所叫回崖沓障——一个极富地球籍古中国意味的奇怪地名。

星系联邦为感谢他与死去的父母、妹妹,为地球人类移民开普勒-195w星球做出的卓越贡献,以及攻破人类细胞修复再生难题,尽量还原先生心目中的故乡,且由他亲自命名,在此建立属于他私人的生态办公室。

我沿河堤向前走去,沿途均是绿树和各种散发清淡香味的花朵,还有只在星系资料局资料片里看到过的,旁边遍植桃树的中式雨亭。

先生的家在雨亭和一片竹林的下面,环水、倚山,规整之中又不失野趣。

磁能机器人助理将我迎入家中东面的会客厅。四下空无一人,等待我的是热茶、中式点心、未完的棋盘、还有香炉与琴。

我在这里虽有茶可品、画可观、琴可抚(其实不会),却依旧坐立不安,担心先生临时反悔。但我又想,他大概不会,以我对他的诸多资料查阅,无数传言证明了先生的守信。

“不好意思,久等了。”一袭实验室白袍的先生姗姗来迟。

我喜出望外,连忙起身迎接,连声表示不要紧。

“昨晚来了位老朋友,一直跟自制冰淇淋过不去,突然弄出了点事,不管不行。”先生解释说,神情亲昵间带着真诚的歉意。

我心里闪过一丝诧异,觉察出今天的先生与往常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一时又无法说清。或者是如沐春风的眉目神情,又或者是提到这位老友时的口吻——无奈却又明显乐在其中的微妙。

机会难得,我不愿多想,开始了今天的采访。

“王檬。”先生直呼我的名字,声音异常亲切富有感情。

“是的,先生,记录仪已经打开,您请说。”我力图镇定大方,微笑地看着他。

“不,我是想说,”他笑看了我一会儿。“我的工作内容、人生经历,在星系联邦资料局的库里是完全公开状态,只要提出申请,就能凭认证一一查到,实在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不如,说一说我年轻时的恋情?”

“当…当、当然好极了!”我欣喜若狂,差点撞翻面前的茶杯。

已有几百年寿命的先生并没有结婚,他的感情生活如外界所见一直是个迷,能挖掘出他的情感故事,实在比被星系联邦书局授予第一贡献奖还要让我高兴。

先生微笑起身,举手投足间神清气定,又带着一股勃勃生气。

虽然我称呼他为先生,得益于细胞修复再生技术,他并未苍老,仍是像我一样的二十几岁青年模样。

像他这样一位具有沉毅气质又不失年轻感的人物,我一时无法想象银发苍苍的他会是怎样,而即便身为同性,褪去星系生态学权威偶像的光环,他言谈间表现出来的超脱魅力和人文素养仍然折服着我。

“这并非一个愉快的故事。”他招呼家政机器人下去待命,亲自给我杯里再添了一些果茶,微笑的脸上浮显出一丝追忆的腼腆。“故事从地球纪年的一个春天说起。那一年,我二十八岁,生活平静,工作日益向上,却患有心理疾病……”

……

以下内容,为先生的讲述整理成稿。

 



待续

(帮我校文的家伙说,引子与序曲和下文之间,转折太多,一个片段很短,就被拧出来转另一个场景,特别不利于阅读,建议去掉引子……我的想法是,因为引子是要放到目录前面一页印的,还是希望能够保留。虽然被他批,好歹注明一下引子是个梦,可我总觉得应该不注明也看的懂。不是我有意只发这么一点,是这章就这么多。嗯,感谢阅读,有人在看还是很高兴的,后天见。)

评论(4)
热度(26)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