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前引 寓言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寓言

 

那是,生命中永恒的夏季。

从磁能飞机的驾驶室俯瞰下方,绿意蓬勃燃烧,被暑热闷烤的岛屿仿佛随时要拨地而起,脱离灰蓝海洋飞向天际。它是战火中的世外桃源,饥饿喧嚣以外的沉默天堂,它是王耀的梦境之乡。

阳光从枝杈间漏下落在仨人脚下。少年的王耀肩扛一只巨大的捕蝶网,行走在长满野生树莓与荆棘丛的密林道。王柠穿一条白色短裙,穿梭在他与伊万之间,跳来跳去。王耀沉默不语,伊万走在最后,脸上带着惯常的微笑。

他们越过山坡,走近青青田梗,远处桦树的叶子闪动银光,连成绿海,沙沙作响。

他们走过废弃的火车轨道,王柠四处采摘钴蓝鸢尾,伊万抬头看湛蓝的天,王耀举网也佯装看天空,看到的却是伊万含笑的眼晴和圆翘下巴。

触到王耀的视线,伊万冲他眨了眨眼。王耀不予理会,仰起下巴,对着伊万身后的天空低笑:“棉花糖。”

伊万扭头和他一起看天空,弯起眼晴比划:“恩,好大一朵。”

王柠追上来:“哇,好想吃!”

仨人不由自主地一齐舔了舔嘴巴,互看一眼,大笑起来。

他们晃荡着来到一处野湖。

湖心生长着大片大片盛开的红荷。

王柠捧着脸大叫:“哥,我要下湖摘!”

王耀拉住她说服未果,只能抢先走下湖去。

天气炎热,从稀泥拔出脚来很难。王耀被卡在泥间不得动弹,荷梗的小刺扎得腿生疼,他满头的热汗,眼前一阵发黑。伊万见状,三下五除二地脱掉鞋自岸上跑下来,大步地踩过污泥,迎着王柠崇拜的目光站到了王耀的身后。

热度隔着一层薄薄校衣从后背传来,王耀一阵慌乱,侧目横了伊万一眼。伊万若无其事地笑笑,按住他的右肩,以手比划:“别动。”将王耀半圈在胸前,伸高了手臂。

头顶“咔嚓”几声,荷梗不断被折断,王耀垂下眼晴,脸庞浮出一层恼闷的红意。

“哥,伊万的手不够拿,你帮帮忙嘛!”红荷发散出夏日香气,被递到眼前。伊万融热的鼻息扑在耳后,一阵一阵窜上来……王耀像没听见王柠的叫喊,木头人似的一动也不动。

“喂喂,你听到了吗?哥,不够,五朵不够,我要七朵!”王柠跺着脚大喊,大有也要冲下湖来的架势。她那样快活,奔跑在荆棘丛前不停发号施令,裙摆四开的样子,远远看过去极像一只绿野间穿梭的白色蝴蝶。

“哥,哥!”

王耀惊醒。“知道,等着,你别下来!”他回喊道,刻意忽略身后的伊万,再次踮起脚跟去够盘叶间玉立的红荷。

伊万单手扶住王耀的胳膊,比划,“我来。”眼睫低垂,笑意荡漾到了王耀的脸上来。“伊万这孩子的一双眼晴,天生似笑非笑,就如书上写的:桃花眼。”王耀突然想到放春假带伊万回家,妈妈不经意间对伊万的评价。

“呵,桃花眼?我看像植物书上的棉花壳子。”当时的王耀拿起桌上的铅笔冷不丁地敲了伊万的脑袋一下。

伊万不示弱地敲回来,歪着头比划:“棉花壳子,什么意思?”

想到这,又看看眼前半眯着眼晴的面孔,王耀不知不觉间笑了起来。见王耀神游太空盯着伊万出神,还露出古怪的笑容,远处的王柠悄悄跟伊万打了一个暗号,伊万眯眼一笑,将手中的山荷花瓣尽数按到了王耀的脸上。

香气陡然扑了一脸,红荷瓣质幼嫩,闻起来心肺俱清,耳边王柠咯咯发笑的声音宛如银铃。烈日当头,王耀看着伊万含笑的眼晴,意识却更加迷糊起来。

“哥,热昏了头吧?一直发什么愣啊!你是不是故意玩我们呢!”王柠抡起鹅卵石不断地破浪直击过来。

王耀被水花溅了一身,彻底清醒,急嚷:“停、停、停!王柠你讲点道理,快停手!天,天太热,刚才热昏了头,我可是为了你才下湖的!”他一把抢过伊万手中的荷梗,却见伊万满脸不相信的狭促冲他摇头,直眯眨眼晴,反过手肘狠狠给了伊万一撞。

伊万站立不稳,身体陷在泥间像支插不稳的蜡烛一阵乱摇晃。王耀甩开他跑出几步,让他没有支撑,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憨样,与王柠爆出一阵大笑。

嬉闹完毕,他们相互搀扶地走出湖心,试做荷花汤,捕了野鱼,在岸上烤熟进食。

夜幕慢慢降临,王柠却消失不见了,岸边只剩下伊万和王耀。

“我去找她。”王耀再次要下湖。

伊万拉住他:“我去吧。”

王耀不同意,两人缠斗在一起。伊万将落入下风的王耀推倒,缚住手脚,脱下校服塞住嘴巴。

王耀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伊万笑咪咪地看着他,大力挥了挥手,冲向湖边。跑出几米又倏地转身,跑回来拥抱了他。伊万抱得很紧,王耀感到了疼痛。

眼底积蓄起泪水,王耀一时忘记挣扎。

“王耀,等我们回来。等我们回来,一起去开普勒-195w星球,我们去开拓另一个世界。”伊万像在夜晚的梦中一样亲昵地叫着王耀的名字。他突然放手,等王耀再看,已飞奔下岸,一头扎进湖的最远也是最深处。

山林寂静,雾气流动,为湖泊披上一层忽薄忽厚的银纱。耳边传来一群男孩的嘻笑,后来嘻笑声渐止。王耀守在湖边等待伊万钻出水面,幻想着少年伊万向他游来,游来……

伊万终究没有游出水面,王耀听见自己的惊喘——月下湖深处,浮起几只凶狠的长吻鳄。

……

雾气茫茫,像困住天地的巨网,彻底弥漫黎明的湖岸。

湖心下起一场疾雨。

疾雨宛若细针,迷蒙、刺痛王耀的视线。过了一会儿,整座森林都下起暴雨。

在梦的彼端,那里一直下雨。

 



待续

一个梦,还不是正篇。王柠取了一些王湾的性格做原型,私设的原因是因为王柠身上发生的事,不想看到王湾发生。不是最终的定稿,语句和情节漏洞还在修改中,技法不说了,就这个程度,还需要漫长的努力,跪。还是看萌感吧,有时候除了cp认知,价值观也需要缘份,再跪……这个月会每周晚上更新的,揪错的话感谢。)

评论(2)
热度(30)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