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不速之客

{1}

暴雨像季风中涌动的地下海,汹涌戾烈,淹没周围一切声响。

人身处屋内浴缸,雨声时远时近,不禁产生一种错觉,自己也变成挤在浪中不得不向前游的沙丁鱼。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深喘一口气,手举烛台,面带倦色地从浴室出来,拿过眼镜戴上,走到窗边准备拉上餐室的玻璃门,却意外地发现庭外的大门中央,站着一名没有打伞的青年。

青年浑身湿透,白袍紧紧贴在胸前往下滴着水,透过斑绿铁门的乳黄方格栏笔直地看着他。

又来了。伊利亚表情漠然地静静与青年对视了一会儿。门口有一整套新能源磁力防盗设施,控制端连接手机,不关闭开启状态,没人能安然爬进来。

伊利亚拉上玻璃门,吹灭蜡烛,在黑暗中穿好睡衣,走去书房处理起最近堆积的私务,没有再向外多看一眼。

再见,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青年依旧那样笔直地站在雨里。

伊利亚垂眼笑了,按下手边的窗帘控制键,看着青年从头至脚缓缓地消失视野……他转身拿起只剩三分之一的酒樽倒出半杯伏特加,慢慢喝完,取过手机,按下了第二道防盗键。

做完这些,伊利亚吹灭床边的蜡烛,揉着眉心躺倒在柔软的被子里。

他的睡眠质量向来差,所以是浅眠。

墙上的钟,指向凌晨两点半。

睡梦中突然感觉被一道意味不明的目光凝视住了,后背一阵发凉。伊利亚猛地睁开眼,床前果然坐了一道黑影。

伊利亚抽出枕下的枪准备射击。

黑影直扑而至。

被单薄的同性身体带着湿漉漉的体息压制住时,伊利亚吃惊地发现对方肌肉状态的有力和坚硬,他被攥住手腕竟然使不出半分力气,一时心情坏到极点——磁力枪顺势被抽走。

“不要觉得恼火,你水土不服,还有高热,所以体力不支。”黑影开口说话:“先吃两片退烧药,我自制的。”声音和缓柔沉,语气却是不容易置疑的命令口吻。

伊利亚怒火更加中烧,审时度势后迅速镇定,说:“拿过来。”一开口,嗓音果然像被砂纸磨过,沙哑不堪到尴尬的地步。

黑影将水杯递到他的唇边。“来,张嘴。”

伊利亚微一迟疑,磁能枪便抵在了他的腰间。

伊利亚沉默不语地接过药片,塞进嘴里。

干渴得冒烟的嗓子被水润过,的确好了许多。伊利亚收起之前外露的剑拔弩张,摆出放松的姿态打量黑暗中的对手,咪眼而笑。“您的手很凉。”

“是吗?坐了很久,以为身体会暖和一些了。对了,我借用了你的浴室,还有衬衣。”触到伊利亚的视线黑影轻笑一声。“放心,我不是变态,没有偷穿你的内裤。知道你有洁癖。”

“我宁愿您现在穿着我的内裤,这总比不穿正常。”

对这个话题,对方明智地沉默以对。

“您是怎么爬进来的?王先生。”伊利亚笑问。

伊利亚的目力受过专业培训,借着透明窗外星火一点的光,可见王耀脸庞神情的变化。对于伊利亚黑暗中认出他,王耀的表情写着高兴,他的高兴却令伊利亚极度地不高兴起来。

磁力枪离开伊利亚的腰间,王耀退后几步,点燃了烛台。

烛光倾注,身后的窗外冷雨淋漓,笼得王耀的脸白皙诡秘,像老派侦探小说中突然出现的幽灵回到了现世。

伊利亚看着他烛光中玩弄自己手枪的侧影。

“总有办法。我虽然是生态科学家、虽然年轻、诸事经验欠缺,但要达目的,总有很多常人想不到的办法。”王耀面色沉静,含笑的目光不见得意反而闪过一丝苦涩。“请原谅,你不愿见我,我只能用这种过份的办法。”

或许是错觉,伊利亚觉察出王耀转眼即逝的苦涩目光里饱含的深痛情感,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耀无名指上闪亮的婚戒。

王耀却又低声说:“你失信在先,答应过上周末见我,却飞去了其它城市。我没有办法,几次去片场堵你,你总有办法不见我。现在外面兵荒马乱,不知道明天你会不会又消失,只能冒犯了。”

烛火映照出伊利亚失去耐性的表情。“王先生,你我都是成年人,如果连客气的拒绝都分辨不清,该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

“所以,那只口琴对您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王耀逼近一步。不知他有意或是无意,手上漆黑的枪洞对准了伊利亚心脏的位置。

“非常正确,没有。”

“当时你为什么表现出惊讶?”王耀穷追不舍。

“不那样做,您会放我走?”伊利亚不带温度地微微一笑。他总是很擅长这样对人笑。“那天有多少记者就在附近,您也看到了。我并不想上联邦区娱乐版的头条。”

“你以为我做这么多,只为了剧本和上娱乐头条?”

“难道不是?”

王耀气闷地与伊利亚无言对视,突然又转过身去看向了窗外。

宽大的蓝衬衫穿在王耀身上空空落落,黑湿的长发垂在肩上,显出一种男人少在同性面前轻易流露的虚弱感,使他看起来像个劲瘦的失意少年。

“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可以不承认认识我,可我现在做的一切,只为了当初你的承诺……不论你认不认,你是我的朋友,你永远是。”伊利亚看出王耀竭力克制,可紧握的右拳还是泄露出他的情绪。

“搭讪者的老套台词。如果不是非常时期,嗯,这样的电影对白,我们一定能听到很多。”伊利亚轻笑一声,劝道:“王先生,去看医生吧,对您我一无所知,更谈不上特别关系。”

“好,换一种问法。伊利亚先生,你有弟弟或者哥哥吗?”

“如果不回答您真实的信息,您就会一枪爆了我的头?”

“不会,我怎么会,爆您……”王耀露出受伤的表情,转而又自嘲地笑了:“拿着您的枪,是担心您突然给我一颗子弹。”

伊利亚笑看着他,讽刺:“您的选择很正确。”

“是,毕竟我是闯入者。”王耀低头看着手里乌亮的磁力手枪,“你就算杀死我,以联邦的法律判定也是正当防卫。”

“您既然清楚,就到此为止!我全家都在战争中牺牲,没有兄弟。”伊利亚直视王耀,“给您一份我的个人简历?”

“我很抱歉。如果能给我一份,最好不过。”

伊利亚笑了,点头,彻底地不耐烦起来,一摊手,道:“王先生,地球末日、大气污染、江河枯竭,人类产生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再平常不过,您不如练练拳击或者太极?你们中国人的太极,听说很能平心静气,说不定能消减焦虑感、抑制犯罪欲。好了,现在请您立即把枪放下,出去,离开我的家。”

“你能看看我带来的剧本吗?”王耀似乎并不介意他的怒气,站在烛火的阴影处平静地问。

伊利亚的语气更加冷硬:“可以!前提是,您必须马上离开,不准再靠近我。”

“好,剧本我放在了隔壁的书桌上,感冒药也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如果可以,希望能和你重新成为朋友,请不要报警。”王耀抬头,眼中带着一丝感伤的笑意。“你知道的,就算报警,我也有特权脱身,这是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伊利亚点头,“你走吧。”

……

伊利亚头疼欲裂地走下床,倒出半杯伏特加,仰头一口喝完,把空酒樽重重扔进垃圾槽,胸膛起伏地看着漆黑黑的窗外,站了好一会儿,拨通电话:“喂,市警察局?您好,我是住在C大街1991号的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我要报警,刚才联邦科学生态园的王耀先生……”

{2}

警员回复请保护现场,天亮立即赶到。

伊利亚看了看墙上的钟,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他检察起监控设备,发现王耀只是侵入系统,篡改了程序。关闭所有的磁源,将磁闸重启,防盗设备又正常运转起来。

伊利亚打消让宣传部派人过来的念头,走进书房。

书桌上果然放着一叠装订好的稿纸,雪白扉页上以隽劲的中文字游龙走凤写着剧本名——《在雷诺阿花园》。

伊利亚戴上眼镜,打开碎纸机。将稿纸塞进去时,他想到一小时前王耀离去时的请求:“布拉金斯基先生,我可以……拥抱你吗?”

“您给了我拒绝的权利?”伊利亚坐在床上的阴影中对着枪洞冷笑,轻飘飘地说:“不过,我一身臭汗,对同性没有兴趣。”

“不,只是朋友间的拥抱。”王耀分辩,抬起的眼晴里写满认真。

伊利亚无言以对。

王耀缓缓走近,伸手试探地抱住了他。

两人同时打了一个哆嗦。

王耀的身体太凉,简直像一块僵硬的石头,只有伏在肩头的呼吸还能感觉到活气。

“谢谢。”王耀将伊利亚抱得更紧。

磁力枪就抵在脑后,伊利亚抑制住推开他的冲动。

无可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伊利亚闭上了眼晴。热的呼吸喷洒在祼露的后颈,搂住他肩膀的青年冰冷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伊利亚突然睁眼,勾腿,以身体压制住王耀,反剪住胳膊使其转身。

王耀吃痛下被迫弯腰,手掌向前伸开,磁能枪“啪嗒”落在地上。

两人对看一眼,同时去捡。

下一秒,王耀被伊利亚手中的枪洞瞄准。

王耀举起双手,退后一步,冷看着伊利亚。

“你真的没有弟弟,或者哥哥?”他的眼神坚定,悲伤,带着一丝疯狂。

“没有。”伊利亚吐出生硬的两个字,举枪指了指窗外。

“好,布拉金斯基先生,再见。我们会再见的。”王耀翻窗消失在漆黑雨里。

药力发挥作用,伊利亚瞬间瘫倒在床上。

他喘息着,支撑起身体,将额头贴在凉爽的床栏上去看窗外。

窗外树影摇曳,空无一人。如果不是床前那滩雨迹和大开的窗,伊利亚甚至会以为,刚才的偷袭只是高烧时的一场诡梦,从来没有人出现过。

“朋友?下次见面谁知道会不会要求接吻。”

伊利亚收回心神,将剧本撕下来,一页一页地塞入碎纸机里自语,眼前闪过王耀疯狂而悲伤的眼神。


待续

(故事略烧脑,绕来绕去,要前后对应着看。写法也只是我个人恶趣味,所以是无料本,另购者一定要看试阅,到时候觉的这写的是什马玩意儿……嗯,蹲。)

评论
热度(35)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