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夏日恋曲Ⅱ

{4}

联邦军没有抓到肇事者,给出的理由是场面太过混乱,全城禁严免不了——搜捕开始。

马修从同事处得到消息,男孩的一条腿以后无法再行走,救他的青年导演也受了轻伤,胳膊被滚烫的弹壳划破,一个月内无法掌机,幸运的是并未伤及筋骨。

不断有尸体被抬走,受伤的无辜平民挤满医院的走廊,即便马修只是心理医生也被调去外科室帮忙。

一直忙到天色渐晚,马修终于能歇一口气。通讯被袭击者暂时掐断,检修中,他四处寻找王耀,发现王耀手里提着输液瓶,靠在医院一角的松树前,身旁坐了一位男人——正是救小男孩的青年导演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马修见他们各自沉默,没有交谈。王耀的面色凝重,伊利亚也是满脸冷色,下巴上尚有未刮的青色胡茬。

“通行证明。”马修将院长开具的证明递给王耀,向伊利亚点了点头。

伊利亚扫了他一眼,冷淡地回点,面色依旧不好看。

输液瓶快空了,王耀越俎代庖地拔掉伊利亚手背上的针头,看着他吊起胳膊的白绷带上渗出的血迹,语调无甚情绪地说:“你这样不能开车,我送你。”

马修紧张地看看他,又看看一副不想开尊口、冷漠模样的伊利亚。

等了一会儿,伊利亚终于说“好”。马修松了口气,走到王耀身边:“那今天不看王柠?”

王耀看着医院深处的楼层,默然了一会儿,点头:“回去再联络,重新订时间,我先送布拉金斯基导演回家。”

“哦,路上小心。”

{5}

一路应对联邦军关卡处的盘问,从医院开车到伊利亚的住所已经接近晚上九点。王耀给伊利亚放好洗澡水。

伊利亚身上全是自制弹暴破的黑色污垢,衬衫已经剪掉袖子,看起来狼狈滑稽。

“需要帮忙吗?”王耀指了指他的衬衫纽扣。

伊利亚阴沉着脸摇头,走进浴室。

“受伤的胳膊不能沾水。”

伊利亚“嗯”了一声。

“有需要随时叫我。”

这次,伊利亚连“嗯”都没有“嗯”。

王耀站了一会儿,快速地收拾起屋子。与上次拜访这里时的洁整不同,这几天伊利亚大概全天蹲在片场,家里十分凌乱。

伊利亚脱衣没有叫王耀,穿衣时也没有叫,他选择穿极宽松的T恤,往头上一套,就能套进身体。等他走出浴室,灯却突然灭了。

市政府为了节约能源,全城除了特殊部门,每晚九点必定熄灯。

他与王耀就那样隔几米的距离对站在黑暗中。他没有动,王耀也没有,却彼此都知道在被对方凝望着。

“伊利亚,今天……”王耀打破沉寂。

伊利亚清清嗓子,咳嗽一声,打断了他。“先点灯,柜子上有烛台。”

烛台就在身前,王耀点燃了它。

烛火映着伊利亚冷白的脸,相互对望,室内的气氛又尴尬起来。伊利亚突然说:“我饿了。”

“我做点什么。”王耀卷起衬衫袖子走进厨房,马上又走了出来,叉着腰说:“什么食材也没有。”

“刚来联邦区不久,我不太在家吃饭。”

“那你这有什么食物?”

“储物橱有配给的面粉。”

“好,你休息一下,我做碗清汤面。”

王耀用最快的速度把面条做好,端了出来。

伊利亚已经单手给餐桌铺上干净桌布。

“你不吃?”

“不饿。”

伊利亚也不劝,坐到餐桌旁,用左手笨拙地吃面。

王耀在他对面坐下,借着烛光翻查最后一班磁力公交车是什么时候。他是开伊利亚的车过来的,自己的车还停在医院。

“不介意的话,今晚住我这儿。”伊利亚突然说。

“不了,今晚必须回去,明天还有许多工作。”

伊利亚看着神色自若的王耀,放下食叉,慢慢擦拭完嘴唇,起身喝了一大杯水,突然大步走过来一把抢走了王耀的通讯器。

王耀仰头,不解地看着他。

伊利亚一手撑在餐桌上,一眼也不眨地与他对视。

“留下来。”伊利亚俯身说。

王耀头朝后仰,摇头。

“不是说,对我一见钟情?”

王耀两颊腾起热意,眉头轻皱,眼底沉寂的情绪燃烧起来。“你记性不好,你可是拒绝了我的。”

伊利亚认真看着他,轻轻摇头,笑了起来。“你煮的面条好吃,我喜欢中餐,现在还喜欢你的眼晴。更喜欢,它这么看着我。”

王耀露出一丝讶然,转而啼笑皆非地看着伊利亚。

伊利亚的目光落在王耀淡色的唇上,慢慢低头。

胸口一阵抽搐的疼感,王耀侧头避开,呼吸急促起来。

伊利亚的气息逼得更近,带着强势意味。

王耀起身挣扎。失去支撑的伊利亚被他一推搡,跌倒在餐桌上。顾忌他受伤胳膊的王耀本能去扶,反被捉住了下巴。

落到唇上的吻只是轻轻一沾,便离开了。伊利亚从身后强拥住王耀,嘴唇贴到他火烫的耳边,道:“我们交往。”

王耀放弃挣扎,闭着眼晴。“恋爱游戏?”

“你不敢?”

“犯不着激我。有一个条件……”

“我知道。但找应召女郎也可能什么都不做,只是聊聊天。”

王耀侧头瞪视他,微笑。

伊利亚捏捏王耀的脸:“好,答应你。”

王耀当即给了他一拳头。

{6}

马修再见到伊利亚,是伊利亚独自一人来医院换药。马修向他打了个招呼,他点点头,扬长而去。

马修觉得这位王耀嘴里“传说”中的同窗,从头到尾都带着股忧郁的冷淡。与王耀冷淡背后隐藏的温和包容不同,伊利亚是明显对人事有倦冷感的阴沉和戒备。

马修是心理医生,对研究人颇有心得。

他只能祝王耀好运。

现在他的好友王耀已经认真与这位导演交往起来。

夏天很快就要过去了。随着联邦区树叶的渐渐变黄,两位男人的恋情仍在持续。

伊利亚甚至看完了王耀剧本的副本,并决定拍摄这个故事。王耀提议,下个月他有假期,不如先去一个地方取材。伊利亚没有让助理查行程,便直接说好。

 



待续

(篇幅的关系,继续走剧情,怎么谈恋爱的部分就不细写了,放到后面让他们亲密。这个故事的写法自我感觉是比较任性,没有去考虑同好的接受程度,放了不少自己的恶趣味和想尝试的写法,所以买本不要盲目,请一定看看试阅。

端午节快乐!)

评论
热度(34)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