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荒岛骊歌Ⅱ

{4}

突然而至的炮击,震垮学校尚未坍塌的后墙时,工作组刚勘探完最后一个场景,正准备明天就收工回联邦区。当时所有人都兴致高昂,伊利亚和王耀负责晚餐,在学校后面的森林采摘大自然的生态馈赠——野生树莓。

污染弹击起尘土飞扬,学校轰然而倒。

“趴下!”伊利亚大吼一声,扑过来抱住王耀滚向脚下的水沟。

沟水浸湿下半身,王耀被他护在身后,手掌却摸到滚烫的液体,惊慌地低吼道:“你受伤了!”

“嘘,不要动,没事,我没事!”伊利亚搂紧他,借着地势掩护抬头看天空。王耀能够感受到他手臂鼓起的肌肉正无法抑制地颤抖。“开火了,终于开火了,这群蠢驴!”

“资源不足,以致分配不公的情况下,战争不可避免。各国凭一纸约定,能够忍到今天,也是奇迹。”王耀迅速撕烂身上衬衣的一角,包扎伊利亚受伤的手臂,心底悸动难忍——伊利亚刚才的表情甚至有点神经质,他害怕失去他。

王耀不合时宜地想到一首短诗:和你一起,死亡也是甜蜜。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想到其他人的安危,接下来整个地球人要面对的恶果,王耀向沟渠外望去。

炮火依旧持续,墙的碎片不断飞溅砸击在头顶。鲜血陆续从伊利亚包扎无效的手臂流下来,浸湿了王耀的衬衣。

{5}

天黑后,轰炸停止,但无人机探测器的雷达依旧在岛上四处扫视。

他们举着反污染反探测仪小心地在密林里移动,王耀总是挡在受伤的伊利亚前面,避免突袭发生时伊利亚先受袭。伊利亚与他争吵:“现在我已经受伤,如果你再受伤,到时候怎么办?”

“闭上你的嘴吧!到那时再说!”王耀不理他,坚持要走到他身后。

饥饿和疲惫让他们都怒火冲天,王耀对伊利亚的受伤耿耿于怀。幸运的是在伊利亚流血虚脱之前,他们终于找到一处海边悬崖上的岩洞。王耀惊喜地发现,十几年前他还是这里的学生时,储藏在石洞深处的照明工具居然还能使用。将伊利亚安顿好后,王耀打着照明工具在悬崖乱石间找寻一种能够止血的草药。

这种草药岛屿乱石中到处都是。王耀将它们嚼烂覆在伊利亚的胳膊上,终于止住了伤口处不断渗出的血。

“你休息休息吧!”王耀手刀突落,伊利亚晕厥过去。

弹壳爆出自带污染源,渠沟里的水也满是细菌,只是几个小时,伊利亚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王耀打开衬衣内侧,拿出随身携带的细小的消毒工具,一点一点徒手刮去他伤口处的腐肉,几乎可见白骨。

伊利亚疼醒过来,额头上流着豆大的汗,从朦胧的烛光里仰望上方的王耀,微笑着半声也没吭。

{6}

由于失血过多,微弱烛光下,伊利亚的脸色苍白虚弱,王耀摘了些椰果劈开给他补充流失的水份,才稍微见好转。

王耀蹲在洞口,拿随身携带的银小刀处理捕上来的海鱼,笑说:“庄园小说里的吸血鬼公爵?”

伊利亚用一只手升火,回头笑看着他,“管家先生,请给我一副夹鼻眼镜。”

“我说你别动行吗?乖乖坐着,火我来生,也别说话浪费体力。”

“乖乖?你如果想让我像个废物一样躺着等你弄好一切,还不如痛快点杀了我。”伊利亚伸出没受伤的那只胳膊,握起拳头。“看到没有,我很强壮,王耀‘小姐’。刚才见你摸黑走在海里捕鱼,你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痒痒。这儿的鱼可真多,最让人兴奋的是,它们竟然还都能吃!”

王耀看着他手臂上鼓起的肌肉,凉凉地调侃:“你这只胳膊也算多灾多难,一个月受伤两次。我想起了格斗场上,一言不合就跟人大打出手炫耀肌肉的莽汉。”他横瞥伊利亚一眼,微微一笑,“一针下去,就能让他们的肌肉萎缩成婴儿。”

“这威胁听着还真是不爽!”伊利亚叹气,得意地举起剪刀手在王耀的眼前挑衅地挥了挥。“可怎么办好呢?我把火生好了喽。”

王耀摇头,笑出了声音。

幼稚,幼稚!如果他是伊万多好?如果他是十多年以前的伊万,现在就可以扑上去,把他一头卷曲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全部打上结。

王耀还记得十多年前,伊万睡在他家里,早上迷迷糊糊起床喝牛奶的样子,笑眼弯弯地跟在妈妈的身后,摸院里那只奶牛。

后来奶牛死了,伊万伤心了很久。

“你看着我干什么?饿傻了,想把我吃掉?”伊利亚歪着头笑问。

“傻!”

“你说什么?外面风太大,我听不见!”

“我说你傻!”王耀笑嚷,又马上意识到伊利亚行为的反常和熟悉,伊利亚变得更爱说话,也更活泼了。

王耀的脸色不禁冷沉下来,想到了十几年前这个岩洞里发生的一幕幕。

“要不然,我再把它扑灭?”伊利亚凑到他身旁,像个大婴儿一样托腮看着他测试海鱼的受污染程度。王耀回过神,拾起银刀举到伊利亚面前挥了挥。伊利亚看着银刀上的污血,捂住口鼻扭过头去求饶:“王教授饶了我,只是一个玩笑。”

“完工!可以吃,污染指数不高。”王耀吹了一声口哨,不再理他,将一旁削好的橡木棍拿过来,串好海鱼架在火上开烤。

烤着烤着,伊利亚的右手突然从火堆的另一边伸了过来。忙着给鱼肉翻面的王耀一怔,刷地抬眼看他。

伊利亚伸到他脸边的手指略微停顿。

“头发烧焦了。”伊利亚低笑解释,移身过来将王耀垂到眼晴边上的散发掖到耳后,故意露出饶有兴味的神情盯视到王耀脸上来,摆明了一副接下来要欣赏他手足无措的架势。

香气扑鼻,鱼肉发出诱人的滋滋声,王耀突然探身过去,咬了伊利亚干燥的唇一下。

伊利亚睁大眼晴,做出一脸被电击的惊讶表情,王耀毫不客气地把带着鱼腥味儿的刀身拍在了他的脸上。

晚餐过后,经过简单洗漱,他们靠坐在干燥的树叶上仰望岩洞外的天空。

没有月亮,浓重阴云的灰影上撒着几颗暗淡的星辰。

“岛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一旦有人登岛,就有无人机进行轰炸?”

“有秘密那又怎么样。”王耀语气嘲弄,“它的开发始于联邦政府的一个小决定,放弃它,也是这样。政令总是反复无常,无论事态严重到何种地步,政绩总是第一位。新的决策团体上台,就有新的决定,旧的决策便被迫中止。”

“我认识的王耀总是朝目标笔直迈进,极少抱怨。”伊利亚沉默了一会儿,说。

“今天的我表现得像个愤怒青年?”王耀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态笑说,眼底闪过一丝晦暗。“我也明白,如果不能保持政绩,政令的推行会变成空头支票,这是保持权力能够发号施令的基础。”

“事物总有两面性,无法一一兼备。”伊利亚劝慰。

“被牺牲的,总是手无寸铁无辜的人。”王耀神色严肃起来。

“你对生命和身而为人的维护很坚定。所以,我们要变得不普通,对自己、对身边想保护的人有维护之力。”

“我是这么要求自己。”王耀垂下眼睑,声音有些不受控的微哽。他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地笑说:“海盐的味道还是这么浓郁。”伊利亚突然握住他的手,“看着我。”

王耀依言抬头。

黑眼晴略显湿意,亮得惊人。

“知道我要做什么?”伊利亚凑得更近。

王耀摇头。

“真的不知道?”伊利亚的声音带着几分认真,又带着一丝笑意。

“你是我见过最墨叽的男人。”

“因为你是王耀,不一样。”

热烫的呼吸喷到面上,侧脸被抚摸着,王耀闭上了眼晴。伊利亚看着他微颤的睫毛,轻笑:“也许是有人想杀了你和我。我们还真有价值。”

被覆住唇时,伊利亚的睫毛也落到脸上。

痒痒的,一切都很轻柔。

伊利亚边吻他,边低语:“说,你很乐意。”

理智叫嚣躲开,本能却又沉沦地促使王耀微微地张开嘴唇。“你受……了伤。”短暂的逃离,却促使伊利亚更用力地托住后脑吻得更加深入。

“死不了。”吻毕,伊利亚一只手臂搂压住他,胳膊收得死紧,头搁在他右肩上轻轻低笑:“王耀,王、耀……”他呼唤他的名字,不厌其烦,仿佛每一个音节都有深意。他揉紧他,力度大到使王耀感到疼痛,仿佛要将他揉缝进身体,合为一体。

“这些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王耀,你想要我吗?”

耳边的表白如同少年时期一段奏到一半又截然而止的口琴曲,王耀胸膛起伏,喉咙被不断涌上来的酸苦味道堵住,说不出一句回答。

岩洞安静,咚咚的心跳和隐忍的喘息声都令彼此心慌意乱。

王耀突然挣扎着要离开。

伊利亚用力拽住他的手腕。

王耀摇头,“放手,放开我。”

伊利亚放开他,面色发红,单手扶住额头平稳呼吸,却发现王耀手伸到自己的衬衫衣领上解起了扣子。

脚边的火焰不停摇曳、跳动。

巨涛拍击崖洞,海风呼啸咆哮,辗碎海上一切生物,仿佛要将这处岩洞和他们刮到天上去。

被王耀微颤地吻上祼露的脖子时,伊利亚倒抽一口冷气,皮肤起了鸡皮疙瘩。王耀分开双腿骑在他的膝上,充满男性欲望的声音萦绕于耳,“想,为什么不想?”

眼前人的头发那么黑,眼晴也那么黑,伊利亚迷失夏夜,置身翻涌的狂风骤雨。

“看着我,别走神。”

瞳孔倒映出的浓烈夜色里,可见晴朗干净的星。

“我一直看着,你是王耀。”

伊利亚伸出手打捞他的星光。

{7}

王耀举起火把,投掷进荒草丛中。

大火无边无际燃烧起来,迅速蔓延成一线,整座受到污染弹炮击的废弃岛屿在崩坍分离、呻吟。

反侦察无人磁能艇慢慢出水泊在悬崖下。王耀为伊利亚披上毛毯,搀扶着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夕阳落在海面,火光映红往昔,耳边仿佛仍能听见童稚的骊歌回旋。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他们没有回头。

一次也没有。

 

待续

天好热w

打样打好了,没寄到我这边,印店老板的手机渣拍,无ps,无美光,还有他沾油墨的手(被剪掉了),很原生态^_^










希望实物比样品更漂亮w

150P,成本的原因,场贩要贵5RMB。

评论(2)
热度(28)
  1. 橙子酒之味橙子酒之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赤红公式站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