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诺阿花园 花明柳暗 Ⅰ

{1}

“布拉金斯基还是记不起来?”一身白袍的亚瑟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靠在实验园的流理台前审问王耀。

“嗯,大概。”王耀正在切蛋糕。

他动作细致地将亚瑟喜欢的蓝莓蛋糕切下一片,摆在好友最喜欢的碟子里,再在旁边放上一杯花草茶。

“已经不重要,无论他是伊万还是伊利亚,亚瑟,我都想和他在一起。”王耀绕过他们身后的一排透明容器将碟子递给好友。

圆形容器里种着小型的黄澄色向日葵,正值花期,配合旁边的钴蓝色鸢尾,给冷色调的实验室增添了几分明亮氛围。

亚瑟鼻子里轻哼一声,“我不希望我最亲密的战友,因为私情,”花影里他伸手点了点王耀的侧脑,“丢掉了这里。”

“谢谢,我不是小孩子。”王耀叹了一口气。“拿着,你的蛋糕。”

亚瑟接过碟子,喝了一口花草茶,“我要回国一段时间。”

他们都居住在联邦区,为联邦区的开普勒-195w星球未来迁移计划出力,工作性质上是联邦区的成员,户籍却都留在自己的母国。

“嗯,大家是应该休假了,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我想让实验室的年轻人都放个小长假,以后见亲人的机会更少了。”王耀说。

“都放假,实验园怎么办?必须有人值班。”

“不是还有我?前些天一直忙私事,我也该出点力。”

“生态园这么大,你一个人可以?”

“没事,有防盗系统呢。”王耀拍拍亚瑟的肩让他安心。“何况,你也见过门外联邦军的厉害。”

亚瑟侧头想了想,妥协:“好吧。但联邦政府不希望我们手上的生态研究资料,落到任何子国政府的手中,影响大迁徙,激化开普勒-195w星以后的种族矛盾和领土争夺。”他望向王耀的目光别有深意,“所以,可别让什么导演啊编剧之类的进你的实验室。”

王耀微笑着变了脸色,“十年前你来到这里,和我成为朋友、成为搭档,但目的只是为了履行联邦那群老头子监视我的秘密命令。”他眼神受伤,语气略带嘲弄,“亚瑟?柯克兰——军政代号407,他们叫你什么?英国警醒之狮?”

“我们都别无选择,我也被人监控。王耀,我何尝不是二十八年前生态计划的牺牲品之一?你去的无名岛近万名学生中,现在的幸存者至少还有七千零八人,而我所在的学校,除去第一批去了开普勒-195w星球的开拓者,仍留在联邦区的成员被暗杀身亡的早已过半。”亚瑟的目光并不见内疚,“什么是天才?天才注定背负常人无法背负的责任。”

王耀与他僵持半响,“是,我不该责怪你。”点头,“我们各有立场,我们各有责任。”亚瑟看着他放下蛋糕向门外走去。

“蛋糕还吃吗?”亚瑟叫住他。

“不了,天快黑了,我去通知他们明天起放假。”

“穿上雨衣,外面在下雨。”亚瑟取下衣橱里的雨衣追出来,搭着他的肩膀低声说,“我们一直是朋友,王耀。”

“我知道。”王耀说。

他静了一会儿,转身拥抱亚瑟,拍了拍亚瑟的后背,“明天不能去送你,祝你好运。”

“好运,去吧。”

“王耀!”走出一段距离后亚瑟又叫住他。

王耀回头。

“见鬼的天才!”

“是,见鬼的天才。”王耀带笑的眼底浮起一抹冷意。

王耀走在白茫茫雨里,身上透明的橙黄雨衣令他看起来与园中景色融成了一体。

路过菜园,发现来不及采摘的红蕃茄果实垂在田里,快要熟透了。王耀看了一眼园内无处不在的监控探头,恨不能将它们全部砸烂。

他心疼地操控磁能机器人开始采摘。

作为这家生态实验园的管理成员之一,除去日常生态实验,王耀还与搭档亚瑟一起拯救濒临灭绝的树木,将联邦区污染严重的古树移植入园,自己养鸡、种菜、种小麦、嫁接水果、烘烤蛋糕……也正因为这里粮食丰富,常常招惹难民觊觎想入园行窃,结果大多被园外负责巡逻的联邦军当场处决。

王耀曾亲眼见过因本国生态污染无法生存,而流窜到联邦区的难民的鲜血。下雪的日子,消音枪连声音都未曾发出,生态园门外厚厚的积雪就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二十岁的王耀看不下去,几次组织同事去联帮总局现场抗议,对即将退休的生态局局长提出质疑:既然生态园食材原本就过剩,拿一些给他们又怎么样?

“这里的一切,都不归我们所有。我们是为联邦服务,为整个人类服务,必须服从联邦一切调配。何况,你可以救一个人,十个人,却不能救所有。当难民暴动着一拥而上的时候,你的生命和权利也无法保障。

记住,年轻人,我们是最高贵的物种,统治这个蓝色星球长达万年,灾难来临,我们又是最低贱的物种,与动物并无两异。做选择时,我们的行为宗旨是利大于弊。”老局长微笑看着他。

“年轻人,先活下来,用你的智慧和专业能力,为了成为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而努力,为了整个人类的福祉。”

{2}

当夜,心情无法平静的王耀将这件往事说给了伊利亚听。

“局长说得没错,科学家只为科学。”伊利亚评价,“就像医生只为全人类一样,你知道1948年医学日内瓦宣言吗?”

“嗯,当然。在我被吸收为医学事业中的一员时,我严肃地保证将我的一生奉献于为人类服务。我将用我的良心和尊严来行使我的职业。我的病人的健康将是我首先考虑的。我将尊重病人所交给我的秘密。我将极尽所能来保持医学职业的荣誉和可贵的传统。我的同道均是我的兄弟。我不允许宗教、国籍、政治派别或地位来干扰我的职责和我与病人之间的关系。我对人的生命,从其孕育之始,就保持最高的尊重,即使在威胁下,我决不将我的医学知识用于违反人道主义规范的事情。我出自内心和以我的荣誉,庄严地作此保证。”王耀背诵起这则他十几岁时就向往之至的宣言。“但你这个例子举的说不通。医生可以不计宗教、国籍、政治派别或地位,科学家为什么不行?成为科学家之前,我首先是个人,具有基本道德与底线的人。”王耀反驳。

从荒岛回来后,他们便各自忙碌起来,宣传局需要伊利亚紧急拍摄一部能体现希望、安抚人类恐慌的电影。王耀的剧本自然推移到之后,但他们每天都保持着视讯联系。

“但局长是领导者,领导者必须具备大局观,大局观的出发点确实是为更多人的福祉考虑,即便必须牺牲少数人。正义或者公道只存在秩序井然的人类社会,非常时期,我赞同他的遵行自然进化本能。”伊利亚的投影在绿色墙上微微一笑。

食物越来越贫乏,伊利亚的晚餐是一堆像稀泥一样的烂豆子,配以严格按职业贡献大小分配的一小杯伏特加。

回到住所后就脱去外套的他,领带松开,衬衫扣子也松驰地解开了两颗,略显慵懒地坐在这堆食物旁。

“当然,我无意批判你的看法,你选择成为了生态学家,就像医生们选择遵守公约一样。社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能消除弊端,在博弈中拽着时代与大家向前走。”

实验完成,王耀吁出一口气,取下面罩,放下手里的细胞解剖钳,边拎开消毒笼头洗手,边抬头看着恋人笑说:“不,我想要的并不止这么多。”

伊利亚停下了进食的动作,沉思片刻,挑挑眉,“我无法想象你置身肮脏政治的情景。”他食之无味地推开手边的盘子。

“你看,这就是我的优势,你无法想象,他们自然也想象不到。”王耀笑说,转身倒了一杯水,举杯冲屏幕上的伊利亚一敬,“为了生存!”

“为了生存!”伊利亚端起空杯,眯起了眼晴,笑看王耀鼓起的喉结不停颤动着将水一饮而尽。

伊利亚想到王耀的嘴唇在他脖颈皮肤上移动时的感觉,想到白袍下单薄身体爆发出的能量……身体深处战栗了一下,他转动着空杯,表面上不动声色,“明天下午可以抽开身?我想见你。”

“哦!我走不开。”王耀表情懊恼。

“我直接去你的实验室?我们半个月没有见面了。”伊利亚注视王耀的目光深沉柔和,不再掩示渴望。

半个月没见面,多严重的事,对热恋中的男人们来说。见王耀露出为难的神色,伊利亚微微皱起眉头,“不方便?”

“嗯。生态实验园属敏感机构,有联邦军把守,弄不到上面的证件,无法入园。”

“证件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见你。”

{3}

次日。

伊利亚仰头看磁能电网的围墙,桂花树冠茂密的青翠枝叶从墙头伸了出来。

身着黑色军服的联邦警卫,手持消音冲锋枪,认真检查完他的证件后,防污染防磁能弹材质的厚重环保门在一串磁能铃的蜂鸣声中缓缓打开,一身白袍的王耀手插在口袋里向他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群悠闲踱步的大公鸡。

阳光的反射令伊利亚咪起了眼晴。他看着逆光中走近的身影,眼神不知不觉间变得温柔。

王耀带伊利亚参观整个园区。

“果然像外界所传,这里是天堂。”在后门的桂花树下站定时伊利亚笑说。

王耀走到他身边,“十几年前,它只是一块悬崖上的荒地。崖下的河水受污染程度已经无法治理,市长力排众议做出决定,阻截河流填河。”

“历史证明,这是极为正确的决定。一次宴会上见过本市市长,没想到大腹便便的他当时能做出这种壮举。”

“不是他,是前任。因为抗命,被降级调离了联邦区。这还是市民静坐抗议后得到的优待处罚。”

“世事讽刺。”

“他早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仍然毅然组织市民。”王耀感叹。“人类中,有多少逆流而上的优秀人物。”

“人人都有所坚持的信仰。可以是一餐一饭,也可以是在其位谋其职。”伊利亚手臂搭上王耀的肩,抬头看了看桂花枝杈上的阳光,“天气晴朗,不想谈论这些。我想做些事,一些简单的事。”

“今天我陪你,任何蠢事都行。”王耀笑看着他。伊利亚捧住王耀的脸,使王耀直视他无力转动。他们近得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现在只能看着我了,除了我的眼晴,你什么也看不到。今天下午也什么都不要想。”伊利亚开玩笑地说。桂花树的枝条低低舒展开来遮挡住身影,王耀理所当然地与他吻拥在一起。

园里飘散着果实熟透时的甜香味儿,不同分区控温下,花木与蔬菜都各自按步生长。疏果累累的景象使伊利亚一时忘却时代的限制,以为穿越回了一千年以前。他脱掉外面的黑西装,将宽大的白T恤打了个结,挽起牛仔裤的裤管站在溪水里。

王耀草帽下的眼晴刻意不看他祼露出的坚实腹部,指点:“鱼刚送出去一批,鱼苗还太小,不能吃。石头下面有雪青色的小蟹,你翻一翻。”

“好吃吗?”

“你觉得呢?”王耀好笑地看着他。

“一定好吃。现在嘴里口水啪啪啪直冒,不管是什么,给我新鲜的就行。”想到吃了七天的豆子,伊利亚觉得脚下这条人工小溪,这座闹区中的生态园,面前这个男人都变得更使人心情愉悦、更可爱百倍。

“煮小青蟹汤应该不错。虽然我也没有尝过,但听说把它扔进火里烤,会有玉米的味儿。”说这些话时,王耀一直望着伊利亚的表情。

伊利亚皱起眉头,又舒展开来,“玉米味儿,那该是什么味儿?我没吃过玉米。”王耀点头,“等会儿就知道了。”

伊利亚一个石头一个石头翻找。他手脚灵活,动作敏利,不到一会儿,腰上挎着的篓子里就装满了白花花的小青蟹,其中还有几颗黑黝黝的大螺蛳,颜色斑驳的小枚花蛤。

抹去额头的汗,抬头看溪岸,却发现松树林里的王耀不见了。估计着篓子里的小蟹也约摸够了,伊利亚大步走上岸找起王耀来。他在一片竹林找到王耀,有点恼怒地喊道:“你在干什么?不采红菌了?”

“红菌采够了。在挖竹笋。”王耀的声音慢悠悠传来。

“刚才真想叉几条鱼来烤。”伊利亚蹲下来帮王耀一起撬只有拇指大小的竹笋。林子里的土壤松软,用工具撬时并不费力,手边青白竹笋鲜嫩得汁水好像都会流出来。

“只有鱼不能吃,数量总局那边都有标记。不到成熟期,吃了就准备去蹲监狱吧。”

“理他们。鱼不交配?交配了,数量不就不准了?”

“就那么想吃鱼?”王耀横他一眼,“竹笋也好吃,蟹汤更是,你等着瞧。”

“为什么不使用机器撬?”

“你说的,想做些事,一些简单的事。”

“总觉得让一个生态学家和一个导演做这些事,却不去拯救人类太浪费了。别挑眉毛,别挑眉毛,我就随便说说。就算是模拟气温,春天的阳光也真舒服,就想跟你随意扯点什么。”

“这话听起来很受用。”王耀果然放下挑起的眉毛,愉快而纵容地看着他。

伊利亚兴奋起来:“我们野餐好了,铺张餐布在草地上,有酒吗?”

“听你的,说了,今天都听你的。有各种果子酒。”

“我……”

“打住,除了鱼。”王耀扬起撬刀,“其实,这种春笋太嫩,用机器撬就折断了。”

“我们人类真聪明,比机器聪明。”

“你别把汗都蹭到我肩膀上行吗?”

“不行,今天下午听我的。”


待续


评论
热度(29)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