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迟很迟的《一瞬》repo

抱歉啊,今天才上来!

感伤我也是啊,时间真的跑得好快。

看到你写的这些,不禁想起刚来lofter的一些事,那时因为手术后在养病,有大把的时间萌西皮,刷lofter。你是第一个在lofter给我留言的圈内同好,每次更完文总是期待着你们的回复,然后就在文下面相互聊起来。那时的lofter虽然同好不多,大家却总是非常认真也非常善意地交流着,你当时的更新也很勤,真的很喜欢那段时光。

想到那时偷窥舔屏你lofter上的日志,当时觉得日志的内容呀真可爱啊真可爱,满满的少女心……^_^

你还能入我的本,真的很感谢。看到你还在写文和成长,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一瞬》里的安燕和米英,我自己也是非常萌的...

2017-09-10 6 11

《一瞬》^_^

UP主:Reptile☆冥雪

入过本子的同好推荐看一看,有些场景复原了,很带感~

最喜欢跳舞的长衫耀了,我露一直都是这么美貌!

 @reptile☆冥雪【旺旺雪饼】  艾特感谢一下太太,谢谢这么用心地复原场景。

想到当初入圈时,不分日夜,疯狂地刷露中MMD的那些日子,当时最喜欢的也是长衫耀和校服露中了。

现在为了三次元的工作,不得不疲于奔命,每天精神上都很疲倦,除了出本写文的日子,基本很少上来了。有时候,多说一句话都感觉很辛苦,真的好怀念那段每天都萌到爆炸、无忧无虑的日子……(⊙o⊙)

当年的我,是多么地希望有一天自己写的故事能够变成...

2017-09-05 12 77

一个不负责任的简短repo——《一瞬》

抱住!能够喜欢那些场景,有共情在,好开心。

我也是因为有了想写的场景之后,才组织起故事,才有了这个临时突发本。超感谢你这么认真地去读,每次看到说我写的烧脑的评论,我就想,一个字一个字去读,应该不会觉得烧脑才对呀。可是,明显还是我太过强求了。

桃子那个比喻是因为看你PO的桃子照片,所以才有了这个比喻。啊,你不说我忘了,桃子的核也是心形的,嘻嘻。

女孩子之间的情感,绝对是既甜美又互相黏黏糊糊着,就像蝉时雨,就像夏天傍晚的洁白小茉莉,清清艳、凉凉的甜!

谢谢合子,谢谢这三年淡如水、自由,却让我感觉非常珍贵的交往。我会更加努力,用心克服耍任性、文字和情节自控力不足等等坏毛病,以写出更好的故事为...

2017-07-29 13

《一瞬》repo

竟然写这么长的repo!

喂喂,现在感动泪目中==。

不过绝对没有继父想上露子的梗啊喂,是他爸的对象、他的同学喜欢他。是喜欢、喜欢,不是想上。(虽然也没差?喂,→不要关心这个连脸都没有的配角)

被评论肉好吃真开心,让我去撞一会儿墙。

本意是想写一个碎碎念痴汉暴躁露的,不知道为啥中途听了几首歌,熊就自己去走了文艺风,最后又来了一个撒娇强势露。总之能萌到你,我现在好开心!封底那句其实有大提示——老王是黑猫必须的。

BE?怎么可以怀疑我亲妈的本质!中长篇绝对不写BE,向组织交出保证书。

嗯嗯嗯,三年了,人也都散得差不多了,何其有幸,还能一起呆在这儿,感谢挖挖!搂住一个大拥抱XD

露中生...

2017-07-18 4 15

占个tag,打扰之处抱歉。

明天下印!打样印店没纸,用的80G纸,大货再调100G的纸。

手机渣像素渣拍,实物应该更美貌一些。

封面质感挺不错的,排版其实还是不完全满意。但没办法了,换了两位都这样,我猜两位排版太太都讨厌死我了。

明信片前天算成本临时决定添的,今天画好(赞美馒头太太的速度),所以没有打样。


2017-07-07 23 43

《一瞬》完稿

完稿了。


接下来修改,29号开始排版,7月上旬打样,如果不出意外,估计10号之后可以开始发货……

校文的说,写的最烂的是最开始四章,气氛太浮浅和行文不利于阅读。我也觉得伊万欢脱过了头,要好好修一下。

谢谢等这么久,我个人觉得写同人精气神非常重要,我一直想对抗的,是我这两年因为三次元的挫痛,造成的自己精神上的消极和萎靡。希望这次写的爽的同时,能不让入本的同好失望。

这篇就是开车+恋爱文,虽然结尾还是扯了一下家天下国家,但最终的归处还是谈恋爱+灵魂共鸣+情欲与恋爱的关系。


2017-06-18 24 22

露中:一瞬 Vo3

Vo2:http://zaijians.lofter.com/post/34bdea_f587108

Vo3:今晚的月色真美啊,而我只是想和你……

请转简书:http://www.jianshu.com/p/1bbeb8537bbc


2017-04-28 16 73

露中:一瞬 Vo2

Vo1:http://zaijians.lofter.com/post/34bdea_f4fd73a

Vo2.我要是爱上了你,你就死在我手里

       久等不开,伊万耐心破表,正准备提脚踹过去。

  纸门哐一声拉开。

  中国小子身着纯白寝衣,长发挽起,发髻中央插一根铅笔,环抱手臂斜靠门上,冷看他一言不发。

  伊万没料想对方是这副打扮,微愣之下,想着要找回自己鄙视的眼神,要追回刚才因失神引起的失势,便往前一步交涉:“别再拉小提琴了,你这是亵渎帕格尼尼,难听死了,吵死了!”

  中国小子并不看他,神色慵懒地理了理衣领:“嫌吵...

2017-04-25 17 80

露中:一瞬 Vo1

一闪而过的时光只是瓦片上的薄雪,少年们依旧可以去远方,看万物生长,宇宙新生。

——题记

Vol.你我相逢樱吹雪的春天,交映的目光融化于夏日的蝉声里。


第一次见到他,是明治四十五年的春天。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樱花盛开的日子,坡上的云燃烧如火焰,与京都的青瓦和粉樱相映成趣。春寒的料峭还没有过去,冷风扑来,我和哥哥一起闭上了眼。

  再睁开眼睛,只见坡道上走下来一个高健的少年——发色与日本人不同;长腿迈动的样子,与哥哥走路时像羚羊一样活泼的矫健,和无论何时都保持的挺拔也不同——少年向前的形体显出了一种男性少见的憨然之态,这使得我想到硬质容器里盛放柔色溶液的一景,产生的奇妙和谐感。

 ...

2017-04-23 21 107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