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05


 引②


  尊敬的先生:


  昨天,同时也是这个国家太子殿下丧期的第一天,我被斯捷潘子爵(我的学生之一)召入王宫。


  子爵将我堵在教堂的橡树下,向我下达一系列指令,命令我兼任翻译官,召集人手,将联邦西国的地理、历史、哲学、文学等规范教材翻译过来。这本是越例的事,该由教育大臣亲自监管,但满脸悲戚之色的皇帝陛下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我想那该是陛下的意思,只能答应。


  公国原本识字的人就不多,贵族们也一向粗鄙和懒惰不堪。听闻过去,列宾陛下曾考过他们,百名中,竟只有两位能够识字。后来,国家开设了贵族学院,国王吩咐禁卫军拿起佩剑逼迫这些贵族们去学校...

2015-08-06 11 63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