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温症

<一>


“给,水。”王耀拿了一支水走过来。

伊万把一叠牛皮纸包好的旧书放上书架,转身对他举起沾满灰尘的手:“你给我拧。” 

王耀无奈,瞅了一眼四周。

亚瑟正拿块手帕捂着嘴巴,指点阿尔将一箱碗碟放进厨房。马修则边擦眼镜,边低头跟王澳说着什么。没人注意到这边。他拧开瓶盖,将矿泉水递到伊万的嘴边:“低头。” 

伊万笑看他一眼,就着他的手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伊万的头发全部湿透,软软地搭在额角,脸上都是汗,汗珠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滴,都浸湿了黑衬衫的衣领。

王耀拿过手边干净的湿毛巾,给他擦起了汗。伊万貌似享受地半眯起...

2015-06-30 21 41

赤红 沙中番外 五月的花园

  沙中  五月的花园

  

  他是在夏天被送进疗养院的。

  那时,院里的中国茉莉依旧芬芳,院长夫人的猫总好奇地躲在一堆灌木丛的后面,怯生生地窥视他。他觉得好笑,小东西真可爱。

  他许久没有觉得什么东西可爱了。即便有,那也是放在心里,不会说出来的秘密。

  以前他是指挥官,保持一定的威严形象是自小便练就的职业生存技巧;现在,家族的人必定会惊慌失措,以为他病得更加严重。然而他想,红茶的茶匙柄就很可爱,特别是被他的士官拿在手里时。可是,随着护士每天给他吃不同种类的药,他有点忘记他的士官长什么样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需要花上好长的时间,才能在脑中映出士官的整体形象。

  那是第一次...

2014-06-26 20 61

孤独者之歌

  ※


  露西亚觉得他是一只放在火上的铜壶。


  空气潮湿、不停加热、温度升高,壶里却没有水。火那么旺,烤得他体内干渴,快要氧化出喷涌的铜绿。


  他闭眼迎淋浴喷头伫立,渴望着微凉的、柔和的、平静的、波涛汹涌的,静水深流的——各种形态的水。


  他想象使他着迷的水,从脚趾升腾至头部,从沉毅交融至阴柔的矛盾结合体。


  露西亚想象水就在自己怀里沸腾,唇齿半开,因沉静而愈发显得挑拨人的黑眼晴湿润地瞥着自己,黑得比平时更深,亮得比平时更亮。


  ※


  世界是个精密运转的仪器,他在里面转啊转啊,过早地知道了怎么转,才会成为称职的那一颗螺丝。


  可难...

2014-06-21 23 30
2014-05-08 9 18

[主澳耀][朝韩][隐露中] 无从发生

防雷提示:

摸鱼时弄的脑洞,开得有点大,完全架空,无关国拟。

任勇洙走形版,第一人称。


  2008年事业失败,任勇俊终于准备结婚,为了不至于倒下去,我决定放自己一个长假四处去旅行。旅行的第一站我选择了香港,第二站当然就是澳门。去澳门只有一个原因,澳门赌场多,我想把身上的钱都输光,把霉运全都扔进九澳港,然后从头来过。


  让人生气的是,无论玩梭哈还是21点,我都非但没输光钱,还赢了不少。我不想再继续赢下去了,黑脸收起筹码,换完钱去了赌场旁边的小酒吧买醉。


  我之所以来这个酒吧,是因为隔壁那间我以前和任勇俊去过。我挺讨厌一失恋就扮天塌下来的那种人,我认为我心情不好,只是因...

2014-04-10 2 44

下雨的星期六(露中日常)

  ——献给芋头酱。


  无论平日里的课业有多忙,周末他们总是要一起渡过的。


  顶着一头蓬松软发的俄罗斯青年,赤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你家里寄来的茶叶没了。”他停住脚步看向恋人,“俄罗斯茶怎么样?”


  “喔,不要糖块。”他身后的中国恋人应了一声,没有抬头,眉目低垂地继续给怀里的木吉他试着音。


  “雨季来了。”弯腰将泡好的红茶放在恋人脚边,俄罗斯人席地坐了下来。


  是的,雨季来了。

      他们面前高至屋顶的玻璃窗,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雨滴。...


2014-04-08 5 42
© 橙子酒之味 | Powered by LOFTER